柯P變傻那幾分鐘

2017-08-31 11245

三方面在神救援中都扮演了不可或缺但是都是局部性的角色,大家都有貢獻,算是不幸開始,完滿結束,不料如今各路人馬卻繞著「柯P嚇傻,總統神救援」這個假故事各擁其主地沸沸揚揚,如同在打2020總統選舉的前哨站似的,實在荒唐。

林濁水/評論

一、關鍵的十分鐘

世大運開幕出狀況時,大家看到的是總統很忙,時而調度吳釗燮時而指揮國安局長,時而打電話,時而和FISU主席交談,然後狀況被解除了,而選手就進場了;但是在同一段時間,柯文哲不是被前面提到的幾個人晾在一邊人就是靜靜的坐著,沒有看到他有什麼動作,和什麼人講什麼話,後來甚至人影還不見了一陣子。

由於遠看近看情景都是如此,因此儘管多年來柯文哲一派明快到急躁的外科醫生風格;相對的,蔡總統凡事謹慎,決策緩慢模糊,但是似乎只好相信<壹週刊>「柯P嚇傻,總統神救援」的報導很傳神,認為在反年改分子鬧世大運開幕式時,蔡總統的確決策明快,指揮若定,排除了狀況,完美地神救援,而柯P也的確嚇傻了。

性子急到令人受不了的柯文哲為什麼性情大變?關鍵在受制於國安措施:凡總統所到之處必須畫出安全的淨空區域,在區域内人員全面淨空,通訊全面遮蔽,只有總統可以帶領安全特勤隨侍,也只有總統和她的安全人員可以對外通訊。

由於現場管制如此,所以看到總統在那邊指揮調度打電話;而柯文哲只能乾著急,一副傻愕愕的樣子。

二、柯文哲的關鍵動作

傻了幾分鐘後,依柯文哲答覆記者的說法是,他跑到看台上方向外一看,知道了狀況,便回過頭來似乎並不怎麼禮貌地把國安局的電話一手抓了過來,向警察局長下令捉人。於是狀況才被排除了。

狀況純粹因為這一通電話才排除的嗎?恐怕並不完全是,因為反年改分子開始要作亂選手專用通道時,志工已經先護住欄杆,應變中心張勝傑也火速派志工組成人牆擋住陳抗,並帶選手進小巨蛋,同時志工也已經澆熄煙霧彈了。

那麼只靠志工和應變中心狀況就解除了嗎?也不是,柯文哲捉人的命令仍然不可少。因為:

1、兩蔣威權體制就是特務治國體制,在解嚴前治安機關歸最高情報機關警總指揮。只是正常國家體制,情報機關對付外敵,治安機關維持內部秩序,如解嚴後情報機關繼續指揮治安機關,形同把人民當外敵,所以解嚴後立法的國安三法、情報法都清楚劃分情、治為兩個系統。依這樣的分工,世大運開幕當天,總統個人的安全淨空區的維安是國安特勤隊負責,淨空區域外針對陳抗的維安是警察負責。彼此有協作的關係沒有指揮服從的關係,所以媒體、名嘴講得沸沸揚揚的總統指揮國安系統排除狀況等等若不是外行話,便是總統破壞了體制。

2、當天陳抗團體眾多,但是柯文哲的防範重點是在獨派民眾,因為他們不滿台灣以中華台北名義參賽,所以他們陳抗的目標直接就是世大運本身,他們又有強烈的意識型態和使命感,所以他們被認為最可能因為太慷慨激昂而脫序,也因此既對他們部署重兵侍候,一有狀況也強勢處理;相對的雖然反年改分子特別凶悍,但是人數並不多,他們的訴求又只針對蔡總統,對世大運他們還嗆聲要為中華隊加油,再加上他們的公務員、警察背景使他們被認為比誰都愛國,所以對他們防範重點在於保護蔡總統,不在防止他們破壞世大運。這顯然是柯文哲最大的疏失。然而他們會搞出狀況,更嚴重的是下面兩點原因:

a、自太陽花運動之後,民進黨立場是陳抗有理,陳抗最大,遇到陳抗,葉俊榮說原則是柔性勸導。

在柔性原則之下曾在陳抗中相對強勢措施的兩個中正一分局長,方仰寧和張奇文到現在都還在坐冷板凳,升遷無望,在政府這樣的政策下,一般警察局長遇陳抗不敢強勢作為。

b、政府對針對總統的陳抗官方處理更是柔性中的柔性,自6月底以來情形大抵如下:

2017年06月底總統蔡英文原定參拜新竹縣湖口鄉湖口老街三元宮,因為柔性因應陳抗臨時取消行程;6月30日蔡總統出席三軍畢典禮車隊進出復興崗校區時,反年改群眾丟鞋、拍打座車,維安柔性處理;7月5 日總統連兩天取消行程;7月17日總統到亞洲台商年會開幕式致辭對行程保密直到行前⋯⋯。

到了世大運開幕風波爆發,據各媒體報導,總統終於忍無可忍,當晚在官邸會議中大大訓斥葉俊榮柔性勸導政策,並抱怨年改團體如影隨形,國安局說台北市長沒下令抓人,警察不動作,所以國安局沒有辦法處理總統被陳抗阻礙的問題。(《蘋果日報/【還原內幕】世大運被鬧場蔡英文超火大 怒飆內政部只會呼籲》)

然而由於過去民進黨支持陳抗分子對馬總統「如影隨形」,因此目前國安人員都對蔡總統所到各處的地方維安負責人員要求不要對針對總統的陳抗採取太強硬的排除措施以免蔡總統顧人怨。過去既然是一貫的柔性原則和政策,現在又說國安局認為台北市「太柔」了,總統府似乎又重複過去放出互相矛盾的訊息,讓人困惑的風格了—事實上,柔性處理的哪裡只是台北市?豈不是在台中、高雄、新竹都一樣,是全國一致嗎?

從這個角度來說,當自己的情指系統被國安淨空措施癱瘓掉的柯文哲不禮貌地把國安局長的電話拿過來打,下令捉人,就解除狀況來說,就是必不可少。而這就成了第一次地方首長悖離了中央政策基本調性的做法。這樣,最後局面能回歸掌控就不是因為任何一個人神指揮神救援所致,而是總統、柯P、志工三方面都扮演了不可或缺的角色的結果:

志工及應變中心和柯P分別排除了狀況,但是這樣還不夠,還要總統透過秘書長和侍衛長獲得現場資訊後和FISU主席協調出選手進場的方式。

這樣三方面在神救援中都扮演了不可或缺但是都是局部性的角色,大家都有貢獻,算是不幸開始,完滿結束,不料如今各路人馬卻繞著「柯P嚇傻,總統神救援」這個假故事各擁其主地沸沸揚揚,如同在打2020總統選舉的前哨站似的,實在荒唐。2020到底還遠,可以稍稍按下,應該回頭認真檢討世大運開幕不幸的風波曝露出的維安大漏洞。在痛定思痛後,應該認真處理的是:

一、在情治分立後,如果遇到情和治或中央和地方要共同處理維安時要怎樣建立更妥善的協同機制;

二、怎樣在容許陳抗自由和公共安全秩序的維護中取得平衡點,並讓社會大眾、維安人員和陳抗人士有個各有分際的遊戲規則。

無論如何,不能讓維安和陳抗的矛盾,無政府的狀態再打混下去了。

【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