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眾高度期待總統換人做? 且看蔡總統解套

2018-01-12 10304

總統的困境是內政太介入對整個政府不利;不介入,在民眾心目中地位又會邊緣化;國防、外交、兩岸政策,容許總統主導,但是卻難有成績,總統真是困窘萬分,這樣下去,總統到底要怎樣面對很快就要到了的2020?

林濁水/評論

距離2020總統選舉還有兩年稍多,但是從最新民調上看起來,民眾已經在期待換總統了。認為蔡總統會連任的民眾,依據最新民調只有32.4%;認為她2020不會連任的卻有43.9%。

依據民調,如果對手是吳敦義的話,蔡總統當選沒有問題,民眾的支持以45.4%比29.6%遙遙領先;但是如果對手換了朱立倫,卻會以38.2%比43.9%輸掉。

於是依民調看來,民進黨如果要繼續保有執政權的話,只有讓賴清德參選才可能,因為賴清德將以47.9%比35.0%大幅領先朱立倫,如果柯文哲也堅持參選的話,賴清德仍然將以40.7%遠遠超過朱立倫的27.8%和柯文哲的22.0%。

只是,賴清德已經表明2020他絕對不參選總統了,於是民進黨內有一種拉抬蔡總統聲勢的盤算,那就是讓賴清德當副總統候選人做蔡總統的搭配。

這個盤算,風險代價都高得不得了,因為:

1,在職權上,總統是國家元首,副總統是備位;選舉時總統是主角,副總統是配角。只是這樣的選舉難道要向民眾訴求將來國家真正的領袖是副總統,總統是不管事的、備位的,所以大家不欣賞他沒關係;同時選舉時又靠副總統候選人到處以主角身分到處露臉催票,而總統候選人則儘可能躲起來以避免影響選情?這實在太難想像了。

2,賴清德如果安排當副總統候選人,實際上是在告訴民眾,一旦蔡總統連任,閣揆就要換人做了,只是,台灣17年來已經換了13位閣揆,好不容易才出了一個比較受肯定的閣揆,而這一位未來就要當個不關緊要的閒人了,很難想像大家不會提心弔膽?這樣的憂慮肯定成為籠罩在選戰上空的大陰霾。

3,一方面由於不管是憲法條文的限制或現實上權力運作的邏輯,都不容許副總統有什麼太多發揮政治能量的空間,因此在任內無法累積足夠更上層樓的民望;另一方面如果遇上的總統民望直直落,更會進一步讓副總統成為遭殃池魚,因此過去20多年,從來沒有一個副總統成為總統的:連戰固然連敗;呂秀蓮初選毫無機會;吳敦義選都不敢選。結果是不但副總統沒有一個成為總統,他所屬政黨還難逃被輪替的命運。甚至縱使如馬總統僥倖連任,原來的副總統蕭萬長都因為必須讓位給新興的實力人士當總統選舉搭擋而被放棄。

由於最近幾份民調都指出總統聲望持續下跌,而朱立倫都上揚,在這趨勢下,假如賴清德堅持不參選2020總統的話,勢必造成民進黨甚至整個泛綠上上下下的集體大恐慌,到時,泛綠內部力挺柯文哲保政權的聲浪難免高漲,假使蔡總統堅持參選的話,選情依民調的結果是,在蔡、柯、朱三足鼎立之下,不幸的蔡總統會以非常小差距而落後另外兩人,其中柯30.0%,朱29.8%,蔡29.0%。泛綠雖然驚險僥倖保住政權,但是執政的,很可能將不是民進黨。

面對自己聲望持續低迷下探而閣揆勉強撐持的局面,蔡總統處境非常困窘。由於賴清德局面撐持得比林全好得多,有一大半的因素是總統逐漸不再像林全閣揆時代透過大政委、內臣和許多體制外手段介入、主導內閣運作,而使得賴清德有大於林全的決斷和發揮空間。但是這一來,政府如果做得比較好,民眾往往歸功於閣揆,而總統民望難以上升,雖然有崇拜總統的圈內人士放話說總統是多麼英明的用力介入,如今閣揆才會如此趨吉避凶,但是這和大家過去看到過去總統賣力介入而林全愈做愈凶險的經驗太過於扞格背離,所以話愈放,對總統的民望愈傷,真是崇拜之適足以害之。

假如總統對內政不介入,那麼總統在依慣例屬於總統權限的兩岸外交國防範圍努力作為又如何呢?

坦白說,雖然說蔡總統說美國對台灣空前的好,問題是再好,台灣總統到美國,待遇比起正常國家的部長還是遠遠不如,這一點很清楚地說明了任誰當總統,至少在未來10年之間,要在兩岸外交國防上做出太值得驕傲的成績,機會實在不好。

於是總統的困境是內政太介入對整個政府不利;不介入,在民眾心目中地位又會邊緣化;國防、外交、兩岸政策,容許總統主導,但是卻難有成績,總統真是困窘萬分,這樣下去,總統到底要怎樣面對很快就要到了的2020?

首先,雖然在內政上總統無論積極任事或消極不介入都對她自己不利,但是有一點很清楚的,她消極不介入時至少對政府是比較好的,這樣,閣揆不會像她自己或陳、馬總統時,總統閣揆聲望相伴在谷底低迷,至少可以勉強維持一高一低的局面,只是這樣不足以讓蔡總統連任。

然而總統真的是要困窘到底,甚至在難以想像的處境中結束她的政治生涯嗎?恐怕山窮水盡疑無路之際,反而正是柳暗花明又一村之時。

總統會在權力的操控上遇到這樣難解的困境,一個基本的關鍵無疑是她自己說的「憲政體制的羈絆」。既然如此,放下操控的徒勞,站回國家元首的高度進行憲改便不只是脫困,重建聲譽之道,更是立下歷史功業之途。

由於關於憲改,已經有許多民調指出民眾有高度的支持,民進黨的民調也得到同樣的結論,但是這一個廣泛受到社會大眾肯定的憲改,要坦誠的說,他受到最有權力的總統的用力壓抑,總統總認為她不必憲改就可以擺脫「憲政體制的羈絆」而順利操作權力,然而經過兩年的努力,她的權力操作不只是不如預期的順利,甚至還聲望和權力都持續處在流失的狀態之中。

趨勢已經這樣明朗,總統恐怕只有回頭處理「憲政體制的羈絆」的議題才能使自己解套。

就職後,飽經挫折之餘,蔡總統在去年民進黨全代會時終於正式宣布要推動憲改了;但是很快的,似乎又在權力操作的考量下對憲改不了了之。

從她布達賴清德的記者會上,她似乎強烈地把任命賴總統當成擺脫「憲政體制的羈絆」繼續進行權力操作的一個新方案,於是在聲望大反彈後,憲改自然不了了之。現在看來,這個策略又失敗了,同時更因為這一番折騰,她2020的危機就愈來愈清楚了。

本來憲改,所謂台灣第二次民主,是歷史留給這一代當權的台灣人建立歷史功業的使命,而蔡總統是最有機會借完成這個使命以歷史留名的,不幸這機會被她一再蹉跎掉,如今若要回頭拾起,歷史留給她的時間已經非常窘迫。

本來,如果她及早乘著太陽花燃起的熊熊大火進行憲改,她大有可能聲望、權力操控兼得而得心應手;不幸地最好的時機已過,現在恐怕她只能在求名望的重振而乾淨地把權力操控擺在一邊,才有可能完成憲改了。假如再挾濃厚的權力操作意圖,無論進不進行憲改,那麼她的未來豈止2020處境難以想像而已。

【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