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價值是總統的七傷拳?

2018-01-31 8836

總統的信任度不升反降,只是幅度比柯文哲小而已,掉了1.8%。值得注意的是她在泛綠中掉了2.6%,在民進黨民眾中掉了1.9%。可見總統出招就像謝遜七傷拳出手,傷敵7分自傷3分。似乎只有在20∼29歲這個天然獨的年齡層中有比較明顯的收穫,她的信任度升到30.6%,但是在這個年齡層她仍遠遠落後於柯文哲。

民進黨年底台北市長選戰,還要不要和柯文哲合作,1月22日總統接受電視專訪時說,柯文哲講了一些話,做了一些事情,甚至對中央的批評,民進黨的支持者是覺得有一些不舒服,柯P必須對台灣價值做再一次確認,才能讓綠營支持者,了解是否一同並肩作戰。總統鄭重其事的說「要不要跟柯文哲合作,想不想跟他再合作,其實都比不過是整個民進黨為了台灣的大局來考量,所以這件問題上面是需要一個黨的層次的討論。」

總統話雖然帶著勸告柯文哲的善意,但是口氣講得很重。柯文哲回話,「其實我也很想知道她的台灣價值是什麼。」,接著民進黨立委、議員接連強力反擊,特別挑著柯文哲「兩岸一家親」這句話打。

美麗島電子報恰巧緊接在這一番風波之後做了國政民調。依民調看來,柯文哲的聲望恐怕真的受到了不小的衝擊。上個月拉升到57.5%的民眾信任度,現在下跌到52.6%,幅度還不算小。其中有幾個族群情況蠻嚴重的,例如在泛綠民眾中,他上個月信任度高達58.3%,一下子掉到剩下54.7%,在民進黨民眾中從66.4%掉到51.0%。

然而,總統出招,固然擊中柯文哲,使一些認為柯文哲沒有站穩台灣價值的深綠民眾疏離了柯文哲,但是從民調中我們也看到民眾的向心力並沒凝聚到總統自己身上的效果。

首先,總統的信任度不升反降,只是幅度比柯文哲小而已,掉了1.8%。值得注意的是她在泛綠中掉了2.6%,在民進黨民眾中掉了1.9%。

可見總統出招就像謝遜七傷拳出手,傷敵7分自傷3分。似乎只有在20∼29歲這個天然獨的年齡層中有比較明顯的收穫,她的信任度25.8%上升到30.6%,但是在這個年齡層她仍然遠遠落後於柯文哲的75.9%,換句話說,柯文哲在這個年齡層的信任度仍然非常穩固。

為什麼會總統本來可能認為是一記猛拳可以直搗黃龍,結果打到柯文哲身上會變成七傷拳?

關鍵其實清楚,那就是一些對「台灣價值」最在乎,採取最嚴格定義的綠色民眾,固然對柯文哲的兩岸一家親的說難以接受,但是對於總統的「維持現狀」等等主張,尤其是居然下令衛福部長在WHA大會不可以講台灣同樣耿耿於懷。換句話說在那些民眾眼中,台灣價值也不是蔡總統的強項,所以總統一出手蔡柯兩人一起受傷。

這一點只要看一看同一個民調中賴清德的信任度就更明白了。
在這一個月中由於這個那個的議題,賴清德的民望受到不小的衝擊,例如塵霾爭議使他在中彰投的滿意度從42.5%掉到了37.8%,而總體信任度也從54%掉到52.1%;但是他在綠營中的信任度反而在泛綠中79.8%上升到83.8%,在民進黨民眾中從85.4%上升到93.1%,升勢生猛驚人。

可見當總統和柯文哲共同搭起了台灣價值的擂台後,在意台灣價值的民眾便把肯定的焦點集中賴清德身上,縱使他在紛爭中既沒有動作也不說話,便因為過去的言行而被高度信賴,讓他得分。

台灣政界爭議台灣價值後還造成了兩個效應:

一、統獨歸隊。

在泛綠信任度向賴清德集中時,泛藍民眾相對的大幅疏離,信任賴清德的泛藍民眾從40.8%大跌到32.7%;在同時,泛藍民眾對朱立倫的信任從75.2%躍升到81.7%,但泛綠民眾則從36.7%降到31.6%。

二、高學歷的民眾對民進黨反彈。

大學以上民眾,對賴清德信任度從54.6%掉到46.6%;相對的柯文哲從74.6%掉到了70.6%。高學歷民眾在民調的態度,似乎是對柯文哲「台灣特色就是民主自由多元開放等等普世價值,應該就是現階段的台灣價值」這一句話的回應,他們傾向不喜歡這樣的爭議。至於朱立倫則小升了2.7%,可以算是蔡柯交手,朱卻平白小小獲利。

總統一開始出手時,節目主持人,很明顯要進一步做球給她,問她什麼是台灣價值,不料總統居然回答台灣價值有很多定義。重重舉起輕輕落下,這是不是總統已經從訪員的問題中感受到自己有了弱點,所以已經想要轉移焦點?真正的意思我們不是那麼清楚。她又說「柯文哲是以市長的角度看問題,這跟以一個國家整體的角度看問題,本來就會有落差。」這句話也同樣難了解─因為既然從市長角度看台灣價值和總統比就一定會有落差,那麼民進黨的縣市長會不會也一定會有一樣的落差?總統會不會也要他們確認一下?

等到總統1月26日說「我要特別指出,台灣價值除了台灣主體意識之外,照顧年輕人的居住權益跟環境也是台灣價值。」在她把台灣價值說成包山包海時,也已經清楚地表示她不要繼續在台灣價值上繼續纏戰了。

如今收兵,情勢總穩住了,只是七傷猛拳既然早已揮出,蔡柯俱傷的後果也已經呈現在民調之中了。

總統一次信心滿滿的出手,結局竟然完全在總統意料之外,複雜地牽動了政治人物聲望意想不到的升沉。可見總統在決策時,除了簡單地聚焦在對手的弱項之外,還要有價值、戰略、戰術各層次的連動關係的了解才發動比較恰當;此外,也許還可以注意到並不是凡事都由總統自己親自出手就是可以強化總統的聲望。

【圖片來源:三立新聞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