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台南市長選戰的變盤關鍵點

2018-02-13 11043

不管要不要分兩階段,只要國民黨內有意願參選者多數同意決定採取那種方法便可,真正成為問題的是他們同不同意堅持用無黨籍在野大聯盟模式參選合作的「陳子敬模式」而已!

陳淞山/評論

台南與高雄市是綠營基本盤的大票倉,也是國民黨最難扭轉政治局面的「絕地」,可是國民黨如果在這兩個直轄市年底大選不能有所突破的話,又如何能夠期盼2020有重返執政的機會呢?難怪日前國民黨黨主席吳敦義前往台南參加黨內小組長授證典禮時,被其同黨議員蔡育輝嗆聲「都要戰爭了,主帥是誰都還不知道!」他甚至還在台下大聲質問吳「要不要讓(無黨籍)陳子敬選?」面對這樣的質疑砲火,吳敦義表示「會注意地方民意」,關於提名有兩種可能考慮,一種是直接請泛藍朋友跟國民黨所謂正藍一起做民調,另一種則是兩階段,國民黨黨員參加第一階段,如果出線了,再來整合泛藍的、非民進黨的候選人,目前仍在思考要用一階段還是兩階段。

目前有意參選的前台南大學校長黃秀霜與前立委高思博則表示,贊成使用全民調或黨中央的機制來做,決定人選後全力支持。顯然,為了勝選的可能,國民黨在台南市長的提名或合作人選方面並沒有非誰不可的政治爭議,主要的關鍵應該是要不要分兩階段初選模式,以及如果最後是無黨籍的陳子敬勝出,可不可能用當年柯文哲與民進黨的「在野大聯盟」模式,由國民黨以不提名但推薦無黨籍陳子敬參選的結盟方式去處理?至於外界所傳言是國民黨內兩個太陽朱立倫與吳敦義因各有屬意人選爭議導致擺不平而延宕初選時程,恐與事實情況有所悖離。

事實上,不管要不要分兩階段,只要國民黨內有意願參選者多數同意決定採取那種方法便可,真正成為問題的是他們同不同意堅持用無黨籍在野大聯盟模式參選合作的「陳子敬模式」而已!然而,以國民黨的傳統模式及習慣,是比較不可能同意這種方式的合作,因此,這個關鍵問題就必須回到黨中央來做政治高度的衡酌與判斷,到底在台南市這個泛藍艱困選區,在野大聯盟模式是否比黨的正式提名人選更有可能勝選?如果客觀情勢來看是如此,當然就可朝此方向去做整合及民調規劃,如果不是的話,當然就回到原有的政治機制去做處理。

據了解,在大台南地區任職警察工作16年之久的無黨籍陳子敬,地方基層人脈相當雄厚,基層民眾的人氣支持度也不差,自從去年九月宣布參選台南市長以來,廣結善緣勤跑基層,也受到地方不分藍綠屬性民眾的肯定,甚至有多位非民進黨籍的現任與擬參選市議員的人士都爭相想要與他合掛競選看板。顯見,陳子敬在台南市這個地方的確已經刮起一股不小的政治旋風,倘若國民黨中央願意趁勢利導把他納入可能合作結盟的對象,與黃秀霜及高思博等擬參選者一起做民調,如果陳子敬勝出,就尊重他可能用無黨籍參選模式的選擇,這或許才是國民黨在台南市選戰該有的戰法與思維!

其實,2014的台南市長選舉結果,國民黨會敗的那麼慘,黃秀霜輸給賴清德44多萬票,除了是政治大環境對國民黨大不利之外,主要還是黃秀霜「政治素人」參選以及賴清德「政治天王」對決的因素,而今年這次的情況已經跟上屆完全不同,民進黨中央主政包袱過重,行政院長賴清德也受到影響及波及,再加上此次民進黨的台南市長初選競選過程太過激烈,初選過後的內傷後遺症還會有所蔓延擴大,如果最後又是由形象比較溫和且目前民調聲勢最高的黃偉哲勝出,則國民黨未必不能與之相抗衡,打出一場接近真實實力的漂亮選戰。

因此,國民黨的台南市長選戰情勢發展根本不用過於悲觀,重要的是初選過程與提名人選的問題,以及國民黨中央的政治心態與高度。倘若,國民黨中央願意勇於打破傳統政治思維與格局,讓各有政治擅長的黃秀霜、高思博、陳子敬,以及可能的潛在優秀人選謝龍介主委,一起坐下來共同商討決定初選的方式與時間,最後的初選結果大家都能團結對外,化不可能為可能,誰說國民黨在台南就沒有翻盤變盤的政治機會呢?

政治是圓的,選舉沒有到最後開票結果,也難斷輸贏!最怕的是,有人只為個人政治私利的打算而橫生枝節,甚至本身就沒有參選決心與贏的勇氣,只為了卡住別人的參選機會,這是政治決斷上必須革除的弊病,國民黨長期以來都習慣於打有人有錢有資源的「順風仗」,幾少有逆勢而為的「逆轉勝」情形發生。倘若國民黨真能記取政治教訓,好好在高雄與台南這兩個艱困選區做好政治規劃與布局,並運用好初選的政治造勢機會,最後提出最佳的市長參選人,一鼓作氣團結作戰,又何需愁這場選戰結果不會對2020的總統與立委大選產生可能的翻轉局面呢?

總之,台南市長選戰就是國民黨展現能否翻轉頹勢局面的政治試金石,千萬不要看輕自己未戰先敗!吳敦義黨主席與朱立倫市長是該站在政治制高點好好盤算,如何在最最艱難的選區出擊,找到最適合的參選人為國民黨絕地大反攻?或許,最後在台南的可能開花結果,就將真正決定未來國民黨2020的大變局與存亡發展命運也說不定,是該好好謀定而動奮力一搏了!

【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