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讓美國失去國際信任

2018-05-14 11713


川普最近不斷引燃外交風暴,不但導致國際局勢動盪不安,也搞到盟友眾叛親離:首先是3月8日發布對進口鋼鋁分別課徵25%及10%關稅,幾乎得罪美國所有盟友;然後是5月4-7日美國貿易代表團訪北京,雙方談判不歡而散;接著是5月9日川普宣布退出伊朗核協議,不但導致歐盟強力反彈,中東戰火也蠢蠢欲動。

郭正亮/評論

川普最近不斷引燃外交風暴,不但導致國際局勢動盪不安,也搞到盟友眾叛親離:首先是3月8日發布對進口鋼鋁分別課徵25%及10%關稅,幾乎得罪美國所有盟友;然後是5月4-7日美國貿易代表團訪北京,雙方談判不歡而散;接著是5月9日川普宣布退出伊朗核協議,不但導致歐盟強力反彈,中東戰火也蠢蠢欲動。最近則宣布6月12日將在新加坡舉行川普與金正恩高峰會,但籠罩在伊朗核協議毀約的不祥陰影下,川金會要有所突破也困難重重。

川普訴諸美國優先的貿易保護主義,不但激起歐盟、日本、印度的相繼反彈,也使這些美國盟友不得不自求多福,另謀可以彌補經貿損失的其他出路。弔詭的是,美國盟友走投無路,往往被迫轉向第二大經濟體中國作為平衡,反而削弱了川普打擊中國的原本設定目標。

以鋼鋁課稅為例,目前美國只對加拿大、墨西哥、南韓表示暫時豁免,因為三國同意重新談判自由貿易協定,但其他盟邦例如歐盟、日本、印度,顯然都不以為然,尤其是法國總統馬克宏、德國總理梅克爾先後訪美要求豁免,川普都不願正面回應,更使歐盟各國憤憤不平。

德國政府率先在4月29日發布聲明,表示歐盟將在多邊貿易秩序的架構下捍衛自身利益。5月1日歐盟鄭重表示:「美國關稅已經影響商業決策,展延談判又延長市場不確定性,美國無法用國安理由合理化行為」,美國因此表示願意暫時豁免歐盟到6月1日,但歐盟毫不領情,強調「歐盟應該獲得全面和永久豁免」、「歐盟不會在威脅下進行談判」。

4月22日,歐盟針對山雨欲來的美中貿易戰,表達不會支持任何一方,表示「貿易失衡需要得到解決,但不能以衝突的方式去解決」,同時主張「雙方應通過世貿組織賴解決,而不是打一場貿易戰」。原本川普以為歐盟與美國存在長期的跨大西洋安全合作關係,美中貿易戰理應站在美國這邊,但歷經美國鋼鋁加稅的莫名折騰,歐盟憤而做出中立選擇。

至於美國在亞洲的最重要盟邦日本,也對川普動輒訴諸美國利益優先、不惜遷怒盟邦的做法倍感頭痛。畢竟川普去年上任才第三天(2017年1月23日),就宣布退出TPP,早就讓日本感到寒心,如今與中國開打貿易戰,卻連日本鋼鋁出口也遭到波及,至今仍未脫離抵制名單,更使日本認定必須及早另有籌謀。

日本決定加快與中國和解,藉由強化日中經貿,對應日美不斷激化的貿易摩擦。5月9日東京舉行「中日韓峰會」,日本給予中國總理李克強超規格接待,不但安排李覲見日本天皇,同時還在峰會後,由安倍陪同參訪北海道。峰會通過李克強提議的「中日韓+X」模式,決定三國在產能合作、減貧、災害管理、節能環保等領域實施聯合,發揮各自在裝備、技術、資金、工程建設等方面的優勢,共同開拓第四方乃至多方市場,帶動和促進本地區國家實現更好更快發展。

李克強還意有所指強調:「中日韓發展都得益於自由貿易,更應堅定站在一起,維護以規則為基礎的多邊自由貿易體系,旗幟鮮明反對保護主義和單邊主義做法」,同時表示將「加快中日韓自貿區談判進程,推動早日達成『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引領推動制定東亞經濟共同體藍圖」。這種強調區域合作的自由貿易立場,顯然和川普強調的美國優先論述,完全背道而馳。

事實上,安倍急於和中國接近,還有另一層政治考量。根據朝日新聞3月19日民調,安倍由於土地出售和公文竄改醜聞纏身,支持度已經跌到31%新低,加上最近北韓金正恩積極展開穿梭外交,幾乎把日本晾在一旁,安倍面對9月即將舉行的自民黨總裁改選,黨內挑戰來勢洶洶,早已心急如焚。2018年剛好是「中日關係友好和平條約」簽訂40週年,安倍很想順勢推動日中高峰會,以便拉抬自己陷入低迷的支持度,理想計劃是今年秋季實現安倍訪華,明年6月邀請習近平回訪日本。

顯而易見,不管是中日韓峰會標舉區域合作加上自由貿易,或是安倍急於和習近平實現領導人互訪,都和川普強調的美中貿易戰明顯矛盾,遑論川普鷹派團隊所強調的美中戰略競爭!連美國在亞洲最重要的盟友日本尚且如此,更可看出川普貿易保護主義的不得人心。

另如美國近年最想拉攏的印度,儘管去年11月6日川普與安倍聯合表示,美日將共同推動「自由印太」戰略,國務卿提勒森訪問印度時,也曾表示將和印度大力推動「自由開放的印度洋太平洋」戰略,但直到今天,美國除了呼籲印度購買更多美國軍火之外,並未提出預算和行動落實所謂「自由印太」聯盟。

美國顯然對印度外交並不了解,印度早從二戰之後,就長期標榜「不結盟」和「獨立自主」路線,在美蘇冷戰期間如此,在後冷戰時期的美中爭霸,也不可能一面倒親美。早在2011年3月23日,歐巴馬剛訪問印度之後4個月,印度退休大使Rajiv Dogra就曾在報紙發表「我們相信美國嗎?不大可能」,表示「美國以自我為中心,容易撿起新盟友,也隨意丟棄老朋友。美國對印度的興趣,是我們廣大的市場讓他賺錢,以及我們重要的戰略地位,可幫他對付崛起的中國,如此而已」。印度觀察家研究基金會Manoj Joshi也表示,印度熱衷於保持關係平衡,既然以現實角度看待美國,對中國也不例外。

畢竟,美國3月8日公布的鋼鋁加課關稅名單,印度至今還在抵制之列。3月15日美國還針對印度的「出口補貼計劃」向WTO提起申訴,指控印度每年對鋼鐵、製藥、化學製品、資訊科技產品、紡織品等補貼高達70億美元,要求印度盡快改正。美國一方面標舉口惠而實不至的「自由印太」戰略,一方面卻打壓印度出口不遺餘力,如此互相矛盾的兩面手法,長期採取現實外交的印度當然心知肚明。

事實上,儘管印度常將中國視為假想敵,但雙方在競爭之中也常有合作。印度目前最大的貿易夥伴就是中國,雙邊貿易額高達840億美元,共有500多家中資企業在印度設廠。2018年3月26日,印中經貿聯合小組在新德里宣布雙方企業簽署101項貿易協議。4月15日印度媒體爆料,表示印度正尋求中國協助,加快班加羅爾到欽奈鐵路走廊建設;4月16日,新德里舉行國際能源論壇部長會議,印中表示將結成「石油同盟」,以便擺脫油價控制。

4月27日莫迪總理二度訪華,出訪前曾以推特表示「我和習將對一系列涉及雙邊和全球重要問題交換意見」、「我們也將從戰略高度和長遠角度檢視印中關係的發展」,總計從2014年至今,莫習兩人交談已經六次,達成經濟戰略合作多項共識,尤其是在基礎建設、產能合作、貿易金融領域,還可望在「一帶一路」有所作為,特別是通過「孟中印緬經濟走廊」和「中尼印經濟走廊」。

綜上所述,川普訴諸美國優先的貿易保護主義,已經導致盟邦對美國充滿不確定感,不得不自求多福另謀出路,保持與最大貿易國、第二大經濟體中國的交往空間。盟邦對川普的不確定感,還不只針對貿易層面,更包括川普動輒挑戰國際主流價值的各種自以為是,包括退出TPP、退出巴黎氣候協議、退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等等。5月8日川普更不顧國際呼籲,宣布退出由五個聯合國常任理事國加德國(P5+1)以及歐盟所簽署的伊朗核協議。

在川普單邊毀約之前,德法英三國領袖曾力挽狂瀾,陸續赴美勸阻「美國不要失信於國際社會」,但川普仍然一意孤行,因而引起歐盟各國的憤慨。畢竟,伊朗至今並未違反核協議,連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也承認這項事實,但川普卻只因為反對伊朗介入敘利亞內戰,就不惜文不對題撕毀核協議,顯然毫無正當性可言。

更嚴重的後遺症,無疑是如果川普連五大常任理事國背書的伊朗核協議都能撕毀,6月12日川普即將與北韓談判的核協議,如何保證美國能夠履行承諾?這不但將使北韓對川普承諾大打折扣,也將使美國的國際信用面臨空前的崩盤危機。尤其是兩年之後即將到期的美俄核武限武談判,普京更沒有相信川普的理由,歐洲恐將面臨另一場核武夢魘。

【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