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市柯P回升大幅領先—格局成藍白對決綠邊緣化

2018-07-13 28143

假如柯文哲就這樣在首都所在的天龍國這樣勝出,未來台灣政治的發展,將清楚有力走上一個不是用我們過去的經驗和觀點能理解的路上嗎?在看盡了諸西方民主國家不可思議的變局後,誰能說不會?是否如此,且拭目以待,無論如何驗證的時間很快就要到了。

林濁水/評論

依美麗島電子報民調,去年7月台北市長候選人支持度,柯文哲以47.2%大幅領先了丁守中的31.3%,足足相差15.9%。不料民進黨因為不滿柯文哲的自大,今年1月23由蔡總統以「台灣價值」為名出手打柯,到了5月上旬,柯文哲領先丁守中的幅度掉到了只剩2.1%,5月30日民進黨正式提名姚文智後另有兩家民調更發現柯文哲已經被丁超越。依當時情勢,民進黨的看法是,正式提名姚文智後,只要繼續訴求「台灣價值」而和柯文哲區隔,選情便會回歸藍綠對決的態勢,柯文哲便會邊緣化,民進黨至少可以把柯文哲再往下拉,直到柯無法連任。

不料最新的美麗島民調發現選情的發展完全和民進黨中央的規劃背道而馳,如今姚文智支持度雖然上升,但是幅度太過微小,比起5月只多了1.4%,成為16.4%,仍然落在20%以下,要進一步上升到20%,看來機會相當小;至於柯文哲,止跌回升,丁守中小幅下跌,於是柯文哲不止站穩第一,還領先丁守中達8.2%之多。

2017年12月∼2018年5月∼2018年7月三次民調呈現了下面這樣的走勢:

一、去年,柯文哲在三個人中遙遙領先,但是在民進黨發動台灣價值爭議後,領先丁守中的優勢快速下降,到了今年5月,柯丁兩人打平,柯文哲連任出現危機,但是現在,柯又上揚而大幅領先丁守中;丁守中則從去年的大幅落後,到5月追平柯文哲,現在又回歸大幅落後;至於姚文智是三人中唯一支持度持續上升的,只是上升的幅度實在太小,以致於一直維持落後柯文哲20個百分點以上。

二、在總體支持度上,三人的起伏都不算大,丁、姚兩人最高最低差頂多5%上下;柯文哲起伏比較大,但是高低間也只有7.9%;然而有些分項族群,前後的變化相當大。

A,中立民眾對三個人的支持度前後非常穩定:
三次民調,中立民眾對柯文哲的支持是43.2%∼45.5%,相當穩定,而且比其他兩人擁有絕對性的優先;至於丁守中,是16.3%∼18.6%,姚文智是7.1%∼10.3%。三個人前後都幾乎毫無變化。

B,綠色民眾,無論整體泛綠或民進黨民眾,在「台灣價值」爭議期間,受到衝擊,變化非常巨大。
去年到今年5月,泛綠民眾,柯文哲的支持度從54.3%掉到44.0%,民進黨民眾,從50.5%降到34.8%,掉得很猛;但是民進黨正式提名後,柯文哲不但沒有像民進黨估算的進一步下跌,反而止穩,7月泛綠民眾44.0%,和5月一模一樣,民進黨民眾7月是33.8%,比起5月的34.8%,也幾乎沒有變動。

至於姚文智去年支持度非常低,經過半年衝刺泛綠支持度衝破4成,民進黨民眾衝破5成,但是提名和造勢了一個半月後,支持度卻都呈現成長停滯的現象,沒有辦法進一步往上升。
最後是柯文哲在民進黨民眾中穩住3成多的支持;在泛綠的支持度更穩定地和姚文智平分秋色,都在4成5上下,沒什麼輸贏。

C,泛藍民眾,因為柯文哲對民進黨台灣價值攻勢的回應產生不滿,5月支持度從去年底的30.7%掉到19.4%,跌勢劇烈,而丁守中也因此大增10.2%個百分點;幸而柯文哲在7月又大幅扳回到26.7%已經相當接近去年的支持度了,很自然的,丁守中的支持度也就有了3.5%的回落;至於姚文智也理所當然的,支持度毫無波動,一直維持在2%以下。

D,20∼29歲年輕人,柯文哲在去年支持度70.8%,今年5月剩下55.0%,掉得很猛,但是到了7月,居然反彈到72.5%,還高過於去年,實在夠戲劇性;至於其他兩人,姚文智支持度低到甚至一直距離10%都很遠,在5月,一點也沒有因為柯文哲支持度流失而有任何獲益,而丁守中在5月,也只升到16.9%,獲益很小。

E,大學學歷民眾變化同樣戲劇化。去年柯文哲51.5%今年5月重挫成43.4%,7月反彈,成了55.9%,彈幅一樣比跌幅大得多;另外兩人,姚文智還是一樣沒什麼獲益,至於丁守中今年5月增加了6.4%,但是7月又全吐出去而回到25.1%的原點,還不夠柯文哲的一半。
8個月來,很明顯的,在民進黨確定提名姚文智的前後是柯文哲支持度的最低點,到了7月已經脫出谷底,重新把丁守中拋在後面一段距離。
現在進一步分析這段時間各族群支持度的變化。

1,5月柯文哲綠色民眾大跌的分析

台灣價值和民進黨提名自己人是5月柯文哲綠色民眾支持度大跌的關鍵;但是看起來,民進黨進一步訴求台灣價值以威脅到柯文哲的空間似乎已經很小。從民調上看來,民進黨台灣價值牌,對柯文哲攻勢影響所及在於綠色民眾,因此在這一番攻勢中,姚文智在這個族群中有去年到今年5月有一番巨幅成長,但是這個族群占總體民眾只有24.7%而已,而且這個族群中到7月只剩下5.3%民眾表示拒絕投票或態度不明,也因此姚文智進一步上升的空間非常小。

有幾組數據,可以說明民進黨打台灣價值牌的效果:

a,民進黨中央訴求台灣價值,本質上是打「柔性台獨牌」,但是依民調,認同候選人的統獨立場在市長選舉中非常重要的只有20.0%;相對的認為重點是市政規劃的高達68.5%。

b,從民調中可以看到縱使最在乎統獨立場的深藍或深綠,也各自只有約深藍或深綠中的3成認為統獨比市政規劃重要,在鮮明的台灣獨立的支持者中,柯文哲仍然獲得39.7%的支持,和姚文智的42.9%幾乎不相上下。

基本上,民進黨中央打台灣價值牌固然大大傷了柯文哲,但是傷害還是比民進黨中央想像的小很多,也因此台灣價值牌讓姚文智支持上揚的幅度也小到不足以讓他跨過20%支持度;同時很清楚的是,提名姚文智後傷害就不再進一步擴大了。

2,泛藍民眾柯文哲支持大跌分析

5月分柯文哲泛藍民眾支持度大跌,是他上電台向綠色民眾為兩岸一家親道歉的結果,這明顯是深藍民眾對他在道歉中表達出來的統獨立場高度不滿造成的。

3,白色民眾柯文哲支持大跌分析

a,在這段台灣價值的爭議期間,白色民眾中的政黨中立人士對柯文哲的支持度居然毫無變化,可見,這些人士果然是最不認為統獨不重要的人士;但是他們認為統獨不重要並不是那麼地清一色。他們之中對兩黨最無感的人士中也還有9.1%認為候選人的統獨立場很重要。也許,更保險的說法是在選市長時,許多人雖然並不是不在意統獨立場,但是更優先性地影響選民投票的還是市政規劃。

這情形我們大可以拿「台灣民眾選舉是選人不選黨」這個主流說法做一個對照的例子。

「台灣民眾選舉是選人不選黨」的說法是那麼主流,但是其實他卻是非常表面的看法。因為這個道理如果成立的話,那麼選舉就不會有「基本盤」的問題了。所以真正的情形是選民在投票時是既考慮到黨的認同也考慮到候選人個人的因素,換句話說,「選人又選黨」才是選民正常的投票行為,在採取複數選制時期的立委選舉,兩黨採取的「配票」經常可以非常精準,那就是建立在「選黨優先於造人」的基礎上;兩黨聲望或實力最好的經常因為配票而落選,而讓實力薄弱的當選,更是典型的「選黨優先於造人」態度造成的。

由於台灣無論是政黨或統獨競爭往流於惡鬥,所以一般人在回答這類問題時,「黨」或「統獨」就在答覆中被掩蓋起來了,這就是台灣會流行「隱性選民」的原因。

因為「隱性選民」的存在,因此候選人需要更加穩健地,仔細地拿捏他的統獨態度,否則如果依照主流學界、輿論界的態度輕率處理,遇到災難的機會將非常高。

b,5月柯文哲在白色力量中,年輕族群、大學歷族群的暴跌非常令人意外,20∼29歲族群從70.8%掉到55.0%,大學學歷族群從51.5%掉到43.4%,跌幅都非常猛烈。民調題目並沒有針對這一點做追蹤。一個最合理的推測正是來自於柯文哲遇到「柔性統獨」議題,台灣價值的爭議時的回應:

他雖然講了兩岸一家親,但是又堅持不接受九二共識,他這立場相當接近蔡英文「兩岸維持現狀」的調性。但是當他為因為在台灣價值上被將軍,而到電台為講兩岸一家親,既讓相當多原來支持他的泛藍民眾嘩然;等到他為了補救,嗆聲賴清德說他表態自己是務實台獨工作者很不負責任時,柯又激起早已居於台灣民眾多數的台獨民眾憤怒;然而更糟的是這樣:本來白色民眾中的高學歷和年輕族群最欣賞柯的是風格上的直白一貫,不料他現在居然為了討好,在短短時間內急劇地左擺右搖,於是這兩個族群出現大量的對他疏離的現象。

經過這樣的一波三折後,還可以說選市長統獨立場真的不重要嗎?試想假如不重要,那柯豈不是可以承認九二共識也有什麼了不起了嗎?答應恐怕真有那麼的了不起。無論如何,柯文哲有關兩岸的處理方面,我雖然仍然有些不一樣的意見,但是必須承認,他的拿捏有一定的細膩度,這樣的細膩在流行隱性選民、潛在立場和表面台詞大有落差的台灣是必不可少的。

到了7月,柯文哲的年輕人和高學歷這兩個支持族群又超大幅度地回流,合理的解釋應該是他在回應爭議議題時又回到自己「超越藍綠」的,一貫的直白的,接上底層地氣的風格而通過了這兩個族群的再確認。

且舉例兩個:
甲,當兩岸因北京發動小國斷交攻勢,而台灣朝野抓著這題目持續高分貝互嗆時,柯文哲站穩「台灣民間立場」,對紅、藍、綠三方一齊「舉手」—他說,台灣外交被打壓,他支持台灣總統,這是對紅藍舉手;他說「其實那些小國斷交對台灣一點影響都沒有,應表現Idon’t care(我不在乎)的態度會讓妳更穩定」。才不會「跳進對方預設的戰場,要用比較冷靜鎮靜的態度,不要被牽著鼻子走」(《蘋果日報/「不用在乎!」 柯文哲:小國斷交一點影響都沒有》) 是對紅、藍綠一齊舉手。

乙,藍綠熱烈駁火的侯友宜文大宿舍案,柯文哲裁定宿舍使用違規逼使侯友宜解約是柯對藍軍舉手;指出從20年前執照的發放到一再被檢舉,政府,包括他這一位市長都不處理,都是懈怠,是對藍綠和對他自己一齊舉手;最後又積極安排學生的住宿問題又表現了自己的責任感。

這兩個大家吵得沸沸揚揚的案子,他處理時回到了他「該怎麼辦就怎麼辦」的直白本色,也重新找回甚至更進一步鞏固了白色民眾的支持。一旦如此,台北市長選舉目前似乎已經可以結論了。

這份民調還指出了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那就是選市長的支持度柯文哲雖然遙遙領先,在整個台北市,無論是新舊社區不管是丁守中選立委的大本營北投區,姚文智的根據地大同,天龍國中的天龍國大安,柯文哲都全盤領先。但是非常奇怪的是他的信任指數卻在所有的地區全盤落後給丁守中。
另外,他的信任度也以50.7%落後丁守中的52.0%;不信任度更比丁守中糟得多,是柯38.8%比丁27.4%。
現象是這麼奇怪,答案在那裡?至少原因之一應該是這樣:

在很信任這一項柯文哲領先了,是15.4%比13.3%;但是很不信任這一項柯文哲卻又以22.7%高過丁的9.5%。

這表示的是民眾對柯文哲的不管是好、惡都高於對丁守中的,於是這可以解釋成民眾更支持的,是一個「好惡」都令人更有感的領袖吧。民眾似乎更願意從「好惡」都令人更有感的人身上看到領袖的氣魄和承擔;而不希望從一個到處討好的人身上看到他的面貌模糊。至於姚文智的信賴度超低,不信賴度超高,民進黨推出的候選人,這一點如果不能扭轉,影響所及,民進黨議員的景況恐怕不會好。

最後,假如柯文哲就這樣在首都所在的天龍國這樣勝出,未來台灣政治的發展,將清楚有力走上一個不是用我們過去的經驗和觀點能理解的路上嗎?在看盡了諸西方民主國家不可思議的變局後,誰能說不會?是否如此,且拭目以待,無論如何驗證的時間很快就要到了。

【圖片為資料照,來源:中央社】

ment,'script','//www.google-analytics.com/analytics.js','ga'); ga('create', 'UA-35937129-1', 'auto'); ga('send', 'pag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