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習近平訪俄的「雙重意涵」

2023-03-24 49725

習近平訪俄顯示,中共「兩會」後的外交政策將轉守為攻,但要改變過去「戰狼外交」的形象。這對美國冷戰後建立的國際秩序,已形成新的挑戰。歷史將會證明,烏克蘭戰爭是國際政治典範轉移的一個分水嶺。

趙春山/評論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已結束他本(3)月20至22日的莫斯科之行。中共把習訪俄定位為一場和平與合作之旅,說明目的不僅是一次國事訪問而已;中共還希望藉此向國際社會遞出橄欖枝,塑造中共追求和平的國際形象。

在中共的外交戰略布局中,中俄關係既屬周邊外交,亦屬大國外交。特別的是,兩國的戰略夥伴關係,多了「協作」兩個字。依大陸學者的詮釋,它的「合作層次更高,帶有長期性、穩定性和全局性的特點,包含中俄在全球範圍內和全局問題上,進行廣泛的國際合作和外交協調。」

習近平與俄羅斯總統普丁,以「親愛的朋友」互稱,並且長談了4.5小時,可見兩人的交情非比尋常。俄羅斯是習近平上任後首選出訪的國家,據說他和普丁至今已會面了40次。

中俄雙邊關係強調「合作」,其中以經貿關係進展最快。去年雙方貿易額達1902.71億美元,中國已連續13年成為俄羅斯的第一大貿易國。中俄元首21日發表「關於2030年前中俄經濟合作重點方向發展規劃的聯合聲明」,內容提出八大重點經濟合作方向,包括擴大貿易規模;發展互聯互通物流體系;提升金融合作;鞏固能源合作夥伴關係;發展冶金、化肥、化工產品等大宗商品及礦產資源領域,長期互惠供應合作;促進技術及創新領域的交流合作;工業合作提質升級;保障兩國糧食安全等。

進入後疫情時代,以及受俄烏戰爭影響,經貿關係特別重要。普丁表示願協助中資企業到俄投資,以及建立天然氣管道提供中國可靠及穩定的能源。值得注意的是,人民幣在中俄雙邊貿易結算中占比,已自2014年的3.1%,提升至2021年的17.9%。當前俄國在國際結算中使用人民幣的數額躍居世界第三,占中國以外人民幣貿易結算總額的4%。未來雙方可藉此加速推動「去美元化」,抵禦西方國家的金融箝制。

聯合聲明仍強調中俄關係「不結盟、不對抗、不針對第三國」的性質;但美國和西方關切的是中俄在軍事領域的合作,尤其懷疑中共暗地援俄武器。中共對此加以否認,但難以掩蓋中俄軍事合作日益強化的事實。

2022年12月30日,普丁與習近平進行視訊對話時說:「俄中關係是穩定因素,其重要性正在上升,我的目標是深化兩國的軍事合作」。「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對該年度軍事合作進行了總結,認為「雙方落實了相當多的軍事合作項目」。明顯的是,去年12月21-27日,兩國在浙江舟山和台州之間的東海水域舉行「海上聯合-2022」演習。據中共國防部「微信公眾號」消息,「此次聯演旨在展示雙方加強共同應對海上安全威脅、維護國際和地區和平穩定的決心能力,進一步深化中俄新時代全面戰略協作夥伴關係。」

從習普會後發表的聯合聲明內容看,習近平這次訪俄的意義已超出雙邊範疇,烏克蘭危機是一個聚焦點。在中共順利促成伊朗和沙烏地阿拉伯的復交協議後,習近平準備以「促談謀和」的角色,在全球注目的俄烏戰爭中,擁有一席發言之地。

BBC駐中國記者麥笛文(Stephen McDonell)認為,習近平針對烏克蘭危機,可以對普丁發出下列三種信號:一,是時候考慮做出一些挽回面子的妥協了;二,支持戰爭繼續下去,甚至更努力地推進;三,不提出任何意見。麥笛文認為習近平歡迎對方接受第一種信號。

以普丁目前面臨的處境,找出「挽回面子的妥協」,應是最佳的選擇。中共今年二月中發表的「十二點」和平方案,就為普丁提供了選擇的餘地。因為,烏克蘭沒有採取完全排斥的立場。烏國司法部長馬尤斯卡(Denys Maliuska)曾對BBC表示:「我們的觀點是這份計劃並不完美,但總比沒有強。它提到了領土尊嚴,而這在我們的計劃中也是個關鍵。」

中共謀和的障礙,主要來自烏克蘭而非俄羅斯。普丁出兵烏克蘭受到國際社會的制裁,中共表態中立,但卻給與有形和無形的支持。最重要的是,習近平還表示支持普丁連任俄國總統,他說:「我知道俄羅斯明年舉行總統大選。在您的堅定領導下,俄羅斯的發展有了顯著增進。我相信俄國人民會繼續強力支持您。」普丁發動戰爭使俄羅斯造成多達20萬的人命犧牲,國內已出現反戰的聲浪。如戰爭無限拖延下去,他的權位將會受到影響。

另一方面,烏克蘭雖有作戰意志,但也有「彈盡援絕」的一天,必須仰賴美國與西方盟國的持續奧援。因此,烏克蘭能否接受謀和協議,還是要看背後支持者的眼色。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曾表示,習近平這次訪俄是為「俄國犯下的戰爭暴行提供外交掩護」。布林肯認為中國和平方案提出了12點,「如果他們對於涉及『主權』的第一點是認真的,那麼這場戰爭明天就應該結束。」布林肯質疑中共可能在轉移視線,表示「中國一直想要魚與熊掌同時兼得,一方面想要以中立立場公開示人,說要尋求和平,同一時間卻又呼應俄羅斯對於這場戰爭的不實論述。」

烏克蘭戰事陷入僵局,但卻為中美戰略競爭構築了新的舞台。如果美國的戰略目標只是以消耗俄羅斯國力來維持其霸權地位、只是批評中共的和平方案而又提不出相應的和平建議,則美國將會被中俄打入和平的「對立面」,讓中共成為這場戰爭的唯一贏家。

習近平訪俄顯示,中共「兩會」後的外交政策將轉守為攻,但要改變過去「戰狼外交」的形象。這對美國冷戰後建立的國際秩序,已形成新的挑戰。歷史將會證明,烏克蘭戰爭是國際政治典範轉移的一個分水嶺。

【圖片來源:中新網】

ment,'script','//www.google-analytics.com/analytics.js','ga'); ga('create', 'UA-35937129-1', 'auto'); ga('send', 'pag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