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之爭進入一場耐力競賽

2023-05-11 142242

從中共的角度看,拜登政府目前正複製冷戰時期美國對前蘇聯採取的「成本強加戰略」,即以最低代價、甚至不須付出任何代價,針對敵方的肋骨下手,消耗對手的戰力。在美國看來,「台灣問題」就是中共的這塊肋骨,甚至是「阿基里斯之踵」。

趙春山/評論

中共國務委員兼外長秦剛,於本(5)月8日在北京會見美國駐陸大使勃恩斯(Nicholas Burns)時表示,:「當務之急是穩定中美關係、避免螺旋式下滑,防止中美之間出現意外。」在中美關係陷入僵局的此刻,秦剛和勃恩斯的會面,不免引發外界關注。

中美兩國領導人去年11月在印尼峇里島舉行「拜習會」後,雙方達成了「持續對話」和「管控分歧」的共識。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隨後即擬議訪問中國大陸,期待為拜習的再度會面鋪路;但受到今年2月氣球事件的影響,布林肯片面取消訪中行程,中美關係從競爭急遽進入對抗。明顯的是,美國財政部長葉倫(Janet Yellen)、商務部長雷蒙多(Gina Raimondo),紛紛表達訪中意願,五角大廈也安排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與中共防長李尚福,於下月初在新加坡舉行的「香格里拉安全對話」時會面,但中共的反應非常冷淡。

秦剛告訴勃恩斯,美方應端正對中國的認知,「扣好中美關係的第一粒鈕扣」,不能一方面講溝通,一方面卻不斷對中國打壓遏制,不能說一套做一套。必須尊重中方的底線紅線,停止損害中國的主權、安全、發展利益。

從中共的角度看,拜登政府目前正複製冷戰時期美國對前蘇聯採取的「成本強加戰略」(cost-imposing strategy),即以最低代價、甚至不須付出任何代價,針對敵方的肋骨下手,消耗對手的戰力。在美國看來,「台灣問題」就是中共的這塊肋骨,甚至是「阿基里斯之踵」(Achilles' heel )。

在過去一段相當長的時期,美國的對中政策,如同對其他社會主義國家那樣,採「以拖待變」的戰略,目標是推動中國大陸的「和平演變」;而台灣則成為美國實施這項戰略的「前沿基地」。美國前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於2018年10月4日,在華府保守派智庫「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發表的對中政策演講,即被視為一篇「新冷戰」檄文。彭斯認為美中政治對立,不是權力之爭,而是不同文明價值的衝突。

拜登雖亦強調美中戰略競爭是一場「21世紀民主與專制的較量」,但他與前任不同,認為美國必須面對中國崛起的現實,因此沒有改變中共的意願。更重要的是,中共已非昔日吳下阿蒙,美國沒有能力改變中國。因此,拜登政府雖視台灣為民主的夥伴,但台灣的重要性不是與美國分享民主的價值,而是在軍事安全和科技安全方面,能夠配合美國的國家利益。

拜登政府特別重視科技安全。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日前接受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專訪,提到中美針對「台灣問題」的角力時說,「這可能演變成兩個高科技國家之間的全面戰爭。這是極需關注之事」。季辛吉認為,從這個觀點來看,「這是非常危險的時期」。

曾撰寫《晶片戰爭》( Chip War: The Fight for the World’s Most Critical Technology)一書的美國塔夫茨大學(Tufts University)教授米勒(Chris Miller)曾經表示,「台灣處於全球晶片產業中心的地位,全世界沒有人可在不利用台積電的狀況下,安然度過一天。」

由於台積電的重要性,美國政治人物最近數度揚言,一旦中共對台用武,美國應不惜摧毀台積電。這種近乎「玉石俱焚」、「死道友,不死貧道」的說法,在台灣社會引發熱議。

拜登對於中美目前「不戰不和」的關係,似乎逐漸失去了耐心。選舉應是拜登主要的考量。美國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本月7日報導,根據上月28日至本月3日做的民調,在抽樣訪問全美1006名成年人後發現,拜登支持度下滑至36%,跌破他在2022年的最低支持度,而不支持度更高達56%。民主黨人當中,有58%希望黨內派出另一名總統候選人。

這項民調同時顯示,若是明年大選由拜登與川普打擂台,38%受訪者稱絕對或可能會投給拜登,但有44%屬意川普。即使最後是由拜登對決共和黨籍佛州州長迪尚特(Ron DeSantis),拜登也以37%的支持度落後對方的42%。

一般認為,拜登爭取連任面臨的阻力,除了年齡問題,就是美國的經濟表現。目前拜登政府在經濟方面遭到的最大挑戰是衰退和通貨膨脹問題。根據英國金融時報(FT)的報導,白宮與共和黨議員在調高舉債上限的議題陷入僵局。美國最快6月1日就會觸及舉債上限的問題。葉倫多次警告,國會若不調高聯邦舉債上限,可能會引發憲政危機,招致經濟和金融災難風險。因為,政府在欠缺新的舉債能力下,已有耗盡現金之虞。

拜登無法在內政問題上得分,但要避免在外交問題上失分。在中美近期的外交角力中,美國並未取得上風,而中共的外交攻勢,卻已擴展到美國的後院。另外,針對全球關注的俄烏戰爭問題,歐洲重要領袖現在對中國促成俄烏停火談判一事懷抱信心,迫使美國不得不改變原先反對的態度,也呼應上述歐洲國家的立場。

習近平沒有選舉壓力,此刻反而可以仿效過去美國對蘇採取的「以拖待變」戰略。因為第一,美國與台灣的未來大選,皆充滿難以預測的變數;但選舉結果,尤其是台灣選後的政治生態變化,勢將對台美中三邊關係產生重大影響;第二,對美關係仍是中共對外關係的「重中之中」,但目前美國社會太過分化,對華決策相當混亂,中共無法掌握中美關係發展的主導權和主動權。

習近平的重要智囊鄭永年教授日前表示,中方在面對中美關係時,要保持冷靜的頭腦;他建議除中美關係之外,中國仍有許多重要的外交關係,例如,中國應當加強與東盟和歐盟的關係。

【圖片為文章示意圖,資料照】

ment,'script','//www.google-analytics.com/analytics.js','ga'); ga('create', 'UA-35937129-1', 'auto'); ga('send', 'pag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