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侯友宜的大陸政策論述

2023-05-18 90859

侯友宜要因應對手的宣傳攻勢並不困難,但要就當前的兩岸關係和國際形勢做好功課。在國家認同方面,侯友宜說「中華民國是我的國家,台灣是咱的厝」,這是對國家做出最為合情、合理、合法的「自我定位」,也明確界定了台灣與中華民國的關係。

趙春山/評論

如先前各方所預料,新北市長侯友宜在國民黨本月17日舉行的中常會上,正式獲得徵召參選2024年總統。侯與另一爭取徵召的鴻海創辦人郭台銘各具優勢,但「魚與熊掌不可兼得」,由朱立倫領導的國民黨中央,在侯郭兩人做出取捨,確是一項痛苦的選擇。郭台銘全力打拚,但起步太晚,與侯相比居然「一動不如一靜」,卻也算是雖敗猶榮。

平心而論,郭台銘提出的政治主張,尤其在大陸政策方面,擁有許多藍營群眾的支持,也大致符合國民黨的一貫立場。侯友宜因國民黨遲未確定徵召人選,以及帶職在身的緣故,在公開場合談話,都是儘量避免觸及國家大政方針的問題;既使被迫表態,也是欲言又止。

孟子曰:「予豈好辯哉,予不得已也。」但代表國民黨問鼎總統大位的侯友宜,自今日起,恐怕不得不談論他對國家重大政策的看法,尤其是攸關台灣生存和發展的大陸政策。

「事實勝於雄辯」,大陸政策本應是國民黨的強項。前總統馬英九執政八年,把「兩岸和解制度化」視為國家安全的「第一道防線」,不僅維護了台海形勢的和平與穩定,並使台灣在包括ECFA在內的兩岸23項協議中,取得了巨大的經濟利益。

因此,國民黨在2016年總統大選的失利,不應歸咎於大陸政策,而是「太陽花運動」和「換柱事件」等內因,對國民黨選情造成不利的衝擊;民進黨在2020年的再度勝選,則是因蔡英文政府把中共領導人習近平2019年1月講話,分別提到的「九二共識」、「一國兩制」及「統一」,刻意加以連結;而當年6月的香港「反送中運動」,更讓民進黨在選戰中「檢到了槍」。

同樣基於選舉策略的考量,我認為賴清德競選團隊在即將展開的總統大選中,會在內政議題上「避重就輕」,努力擺脫執政帶來的包袱;但在涉及兩岸議題的部分,諸如國家認同和對美關係等,則是採取攻勢的作為。

第一,賴清德曾自稱是「務實的台獨工作者」,現在為了消除外界對「台獨」的疑慮,轉以「務實」的手法,提出台灣與中國互不隸屬的「現實論」,來對抗國民黨強調的中華民國「法理論」。

第二,民進黨會要求侯友宜對九二共識做出明確表態。國民黨強調九二共識的「原汁原味」不能改變,即不能略去「一中各表」四個字不提。至於對岸如何回應國民黨的說法,套用朱立倫說過的話:「他們講他們的,我們講我們的,這不就是各表?」

不可否認,在台灣社會,九二共識一詞已被刻意扭曲,甚至到了「積非成是」的地步。民進黨則是順水推舟,借用對岸的「一個中國原則」,強調國民黨已因此喪失了國家「主權」,讓中華民國沒有「各自表述」的空間。

第三,民進黨會在選戰中拋出「疑美論」的議題,迫使侯友宜在「和陸」和「親美」兩者間「選邊站」。侯友宜曾說過:「台灣不要成為強國的棋子」,這是出自國民黨的「避戰」思維;賴清德批判「疑美論」,是站在「唯美」馬首是瞻的立場講話,但卻符合美國對台灣的「備戰」需求。僅管美國在台協會台北辦事處處長孫曉雅曾主動出面,聲稱「疑美」不等於「反美」,而且強調保護異議是言論自由;但如果國民黨被戴上「疑美」等同「親中」的帽子,會在選戰中失去台灣主流民意的支持。

侯友宜要因應對手的宣傳攻勢並不困難,但要就當前的兩岸關係和國際形勢做好功課。

在國家認同方面,侯友宜說「中華民國是我的國家,台灣是咱的厝」,這是對國家做出最為合情、合理、合法的「自我定位」,也明確界定了台灣與中華民國的關係。至於別人怎麼稱呼我們,記得1989年3月,李登輝以「來自台灣的李總統」名義應邀訪問新加坡時,他曾表示「不滿意,但可以接受」;李總統強調,為了國家生存,在國際社會爭取國家權益是最高目的;其他諸如參與的模式、名分、地點、對象等,應視為次要的手段問題。技術上應適時、適地、適事、適人而制宜,充分發揮彈性務實的做法。因此,對外以任何名稱代表國家,都是可以接受的。

馬英九訪陸時,曾根據《兩岸人民關係條例》,表述兩岸政治定位。對岸置若罔聞,我方也視而不見。我認為就現實而論,兩岸關係既非內政,也非外交範疇的問題。因此,馬英九在2008年9月接受專訪時提及,兩岸「是一種特別的關係,但不是國與國的關係」,最簡單明瞭。

談到九二共識,國民黨不要掉進語意學的陷阱當中,它本來就屬於一種「創造性的模糊」,國民黨不必因畫蛇添足而自亂陣腳。國民黨只要強調它過去在兩岸協商中,曾經發揮「求同存異、擱置爭議、互利共贏」的功能就好。大陸學者曾形容它是「和平共識」,即兩岸能藉此展開對話,可以避免因誤判而導致雙方擦槍走火的危險;也有學者形容它是「經濟共識」,諸如ECFA和對岸所提「調查貿易壁壘」等雙邊經貿議題,以及兩岸共同參與區域經濟整合的問題,都可以透過協商來解決。

最後談到「疑美論」的問題。從兩蔣時代,國民黨就強調對美關係的重要性。經國先生還說過,「中華民國永遠站在民主陣營的一邊」;但歷史證明,民主不能保證國家安全;美國也有多次出賣朋友的紀錄。國民黨認清這是國際政治現實,因此基於互利的原則,要求美國信守承諾,提供台灣更強有力的安全保障。我認為這是理所當然,沒有所謂「疑美」的問題,更和「親共」風馬牛不相及。

【圖片來源:中評社】

ment,'script','//www.google-analytics.com/analytics.js','ga'); ga('create', 'UA-35937129-1', 'auto'); ga('send', 'pag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