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半島危機:北韓「和戰」兩手

2024-02-06 60372

問題是北韓的「不統一」是否意味著維持現狀?或平壤是否認為有必要更積極的自我防衛?甚至是對他們所認為來自南韓的侵略,採取先發制人的行動?我認為可以從北韓的「和戰」兩手策略,來探討上述這些問題。

趙春山/評論

今年國際局勢不平靜,尤其在亞太地區,台海、東海、南海、黃海都充滿戰爭風險,而且是四海連動,牽一髮動全局。

北韓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在北韓勞動黨2023年年終舉行的第八屆中央委員會第九次全體會議閉幕會上,宣布將對南韓政策有「根本性轉變」。金正恩正式公開將南北韓定調為「敵對的、交戰中的兩國關係」,表示南韓是在國防和安全上完全依賴美國的「殖民地國家」,聲稱兩韓已不再是同一民族的關係。金正恩強調,平壤已排除與南韓統一的可能性,不再尋求與首爾和解。

根據1991年簽署的兩韓基本協議,兩韓關係在尋求統一的過程中,暫時定調為「特殊關係」,而非「國與國關係」。北韓在提到兩韓事務及統一問題時,也經常使用「我們人民之間」等詞彙。但現在看來,金正恩已開始翻臉不認人,不念「手足之情」了!

「卡內基中國」(Carnegie China)專家莊嘉穎(Ja Ian Chong)在接受CNN訪問時說,金正恩的談話反映出一個現實,也就是對兩韓來說,短期甚至中期都沒有實現統一的可能性。有鑑於此,問題是北韓的「不統一」是否意味著維持現狀?或平壤是否認為有必要更積極的自我防衛?甚至是對他們所認為來自南韓的侵略,採取先發制人的行動?

我認為可以從北韓的「和戰」兩手策略,來探討上述這些問題:

第一,金正恩把南北韓關係從「人民內部矛盾」,升高為「敵我矛盾」,目的是保留北韓軍備擴張,以及對南韓使用核武的「選擇權」。

今年1月,北韓聲稱試射了一枚新型固體燃料導彈,以及據稱可攜帶核武器的水下攻擊無人機。在過去兩年,北韓公然違反聯合國制裁,幾乎每個月都進行導彈發射和武器開發。

北韓的核武擴張特別引發外界關注。早在2022年7月,金正恩就發表演講指稱,「朝鮮的國家核戰爭遏制力已做好充分準備,可以迅速調動絕對力量完成使命。」同年9月,朝鮮召開第14屆最高人民會議第7次會議,表決通過了關於核武力政策的法令,並於2023年9月的第9次會議通過修憲,正式將核武政策寫入憲法,明定北韓為核武國家,將大力推動核武研發,保障國家生存與發展,還要「遏制戰爭」。

第二,金正恩圖藉由激化兩韓對立,影響擬於今年四月舉行的南韓國會大選。南韓2016、2020年兩次國會選舉前,北韓都曾多次發起挑釁。南韓總統尹錫悅警告,今年北韓同樣會利用邊境挑釁、假新聞、網路攻擊等方式介選。目的如南韓梨花女子大學研究北韓議題教授朴遠建(Park Won-Gon)所說:「北韓正試圖引發南韓內部的政治兩極化。」

此外,激化兩韓對立也可轉移北韓國內對遭疫情、國際制裁等衝擊引發的不滿情緒。北韓實質國內生產毛額(GDP)在2022年,按年減少0.2%,連續三年出現經濟萎縮,民眾生活苦不堪言。這對金正恩的獨裁統治,造成權力「合法性」的挑戰。

第三,面對未來朝鮮半島議題的談判,金正恩要藉軍事實力,增加北韓與美國討價還價的籌碼,並將南韓排除在外。2019年金正恩和川普在越南河內二度會談,結果雖是無疾而終;但金正恩已認定美國是談判朝鮮半島事務的唯一對手,透過兩韓和談解決不了問題。

中美兩國領導人在舊金山「拜習會」,達成了持續對話和管控分歧的共識,朝鮮半島情勢必然是雙方會談觸及的一個重要議題。據美方會後透露,中共外交部長王毅和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Jake Sullivan)在今年1月27日會談時,就對日益增長的俄朝關係,以及金正恩的真正意圖,「深感關注」。

拜登政府關注平壤提供砲彈支援俄軍對烏克蘭的戰爭,以換取俄國協助北韓提高發展衛星與核動力潛艦的能力。專家擔心,北韓可能會從俄羅斯獲得武器技術,這將加速平壤的導彈和核發展計劃,從而在該地區製造更大的威脅。

美國期待中共能運用其影響力,讓平壤有所節制;但中共是從本身的利益考量其朝鮮半島政策。中共和北韓曾在「抗美援朝」的戰場上併肩作戰,但戰後雙方的地緣政治利益並未全然相符。中共目前將北韓視為對抗駐南韓美軍的緩衝國,但擔心北韓與俄羅斯不斷深化的軍事合作,會招致美國更強烈的回應,從而破壞地區的穩定。

美國智庫海軍分析中心(CNA)專家肯高斯(Ken Gause)表示:「如果北韓做的基本上是把美國向該地區拉近,那將不符合中國的利益。」另一方面,喬治城大學高級研究員韋德寧(Dennis Wilder)表示,北京希望「避免的是另一個大國利用朝鮮,給中國在東北亞製造問題。中國人更喜歡維持現狀而不是其他任何事情。」韋德寧所謂「另一個大國」,言下之意,指的就是俄羅斯。

美國將在2024年11月舉行總統大選。根據美國之音(VOA)報導,專家預期北韓將持續軍事施壓,試圖增加和美國總統大選相關的籌碼。至少,讓朝核問題成為美國大選的外交政策辯論議題,可以增加北韓的國際能見度。

金正恩和川普在2019年的談判破裂之前,曾有過一段著名的「兄弟情」。相較於拜登的「拉幫結派」,川普「單打獨鬥」、「在商言商」的作風,或許更符合金正恩的「胃口」。因此,金正恩或許對川普重返白宮的可能性存有期待。

布希基金會(George HW Bush Foundation)研究員李成賢(Seong-Hyon Lee)指出:「縱觀朝鮮的歷史,當它希望進行談判時,往往會利用挑釁來吸引其他國家的注意。」今年的南韓國會選舉和美國總統大選,或許正給金正恩提供了一個挑釁的好機會。

【圖片為文章示意圖,資料照。翻攝自朝鮮中央通訊社】

ment,'script','//www.google-analytics.com/analytics.js','ga'); ga('create', 'UA-35937129-1', 'auto'); ga('send', 'pag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