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眾有權知悉真相,不可愚弄忽悠

2024-03-11 27756

台灣現在最需要的是民眾充分了解兩岸關係實情,以及造成這種惡劣關係的真實原因,進而在準確的認知下知所該為。也就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只有充分知悉實況,民眾才真正可「使」,也就是知道應該怎麼辦,按正確的認知與合理的規矩自由發揮。

陳國祥/評論

民主政治就是人民作主的政治,這當然只是一個美好的理想,實際上根本做不到,有太多因素讓人民做不了主,而是由掌權者、政黨、民意代表、官僚、利益團體或事外強代為決定,但至少人民的知情權必須獲得保障,讓所有公民對公共事務知悉了解,保持耳聰目明,做出他以為的明智決定。這是民主制度運行的最基本要求,但也常打折扣,因為執政者為了鞏固權力,為了執政便利,無時無刻不在進行認知作戰,不惜愚弄民眾,使其順從擁戴。

中國的統治者喜歡引用孔子的一句話「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做為隱藏真相、愚化民眾的古訓依據。他們從標點符號下手,把這句話斷句為「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這樣斷句的結果,很容易讓人以為孔子也贊同愚民。其實,「由之」就是「使之由」的意思,「知之」就是「使之知」的意思,絕不會像現代漢語一樣,再在前面加一「使」字,說成「使由之」、「使知之」。

孔夫子的言論從來沒有愚民的思想,比如他說:「道之以政,齊之以刑,民免而無恥;道之以德,齊之以禮,有恥且格。」可見他主張以德為道,以禮治國;民若愚而無知,又怎能感德循禮、順於教化?用現在的標點符號斷句,「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應該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這裡的「使」,就是用的意思,民心可用,民力可用。意思就是,老百姓知道應該怎麼辦,那就讓他們按規矩自由發揮;如果百姓疑惑而不知道該怎麼辦,那就設法引導、教化,甚至強制他們,讓他們知道該怎麼辦。

「使知之」正是儒家從堯舜到孔子的一貫啟蒙主義的基本主張;「使由之」就是孟子說的:「得志,與民由之;不得志,獨行其道。」就是讓百姓順著正道而行。意思跟「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正好完全相反。

近期兩岸關係趨於緊張,政府首長為了維繫人民對民進黨兩岸政策的支持與認同,常在粉飾太平,故作無視狀,隱藏了其中潛在的危機。反而是軍政首長或退休將領講了大實話,讓民眾知悉兩岸情勢不妙,不無武裝衝突的可能,兩者形成「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和「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對照。

曾任參謀總長的國防部長邱國正近日坦承,自己每天提心吊膽睡不好,國軍已改變「第一擊」的要件,就是反制對方海空「實體越界」。這種判斷與心情符合兩岸關係的現狀,表現出一個專業將領的真實研判,毫無誇大渲染之處。蔡政府從總統、副總統、行政院長到陸委會主委、海委會主委則是一派輕鬆狀,對於憂心兩岸衝突者而言,他們的心態儼然「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

陸委會的職掌原本應是為理順兩岸事務,如今卻強硬頑抗對岸,製造兩岸緊張,所造成的後果則由全民承受。對於金門、廈門海域因執行檢查導致兩位大陸人士死亡事件,陸委會主委邱太三冷酷應對,他舌戰立委,嗆稱「到底誰入侵」,又說中方說法「不值得回應」,一派輕鬆。大陸民眾群情激憤,官方言論與行動充滿鬥爭意味,陸委會理當設法降溫,以維穩定、安人心,但陸委會、海委會卻像鬥雞一樣,高姿態以對,讓緊張情勢更加惡化。行政院長陳建仁也是冷回應,他說要繼續維持兩岸溝通協調,說這話完全無濟於事,實際上,兩岸關係惡化至此,民進黨執政改變前政府政策,導致官方溝通管道中斷,現在奢言協調溝通,真是言不及義。

軍政首長毫不掩飾對兩岸安全形勢每天提心吊膽,為了避免民眾感到他的說法與立場不合拍,可能是因為他有藍營背景,他強調沒有考量政治層面,完全以軍事管理來說明,不要造成誤會。這個說法更凸顯了面對兩岸關係日趨緊張,民進黨政府缺乏有效策略,平常時期宣揚反中正確,盟邦靠譜,發生危機時漫無章法,束手無策,只會指責對岸,忽悠民眾。

地緣政治關係極其現實而殘酷,台灣的實力相對有限,盟邦在緊急狀況使不上力,台灣只能有幾分實力說幾分話、做幾分事,而不能自嗨自大,更不能挑釁對岸。台海的軍力平衡以往是制約中共的主要力量,現已出現「典範式轉移」,台灣處於絕對劣勢,中共更加步步進逼,不斷加大壓力,但蔡政府的宣傳卻讓人以為憑藉抗中保台、聯美抗中、不對稱作戰,就足以嚇阻中共入侵,另一方面則不斷向民眾灌輸民進黨最能顧主權、護台灣,其他政黨以及主張緩和兩岸關係者都是「在地協共者」。台灣最忌諱誤判形勢,一廂情願以為有美國的軍事介入,加上中共內部問題重重,中共絕不敢片面以武力改變台海現狀。

須知,前年八月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訪台引發台海危機後,中共藉機將台海中線消失,使之成為「新常態」;這次金廈海域事件之後,中共又否認我方宣告的「禁止、限制區域」,並要「常態化執法」,就是進一步海空控制權的行徑。中共的圖謀無非是對台灣施加「灰色地帶」壓力,以「非戰爭」行動侵蝕台灣的軍事利基與戰備,而其不斷在台灣附近進行大規模演習,經常超越所謂的「中線」,例行性海軍巡邏甚至逼近台灣本島24浬;無人機圍繞台灣飛行,完全不把台灣主權與治權放在眼裡。這種舉措也企圖混淆例行性行動或是真正軍事行動,削弱台灣的應變能力,同時妨礙台灣的人力負荷及維修能量。

軍人知曉戰爭的真相及所造成的災難,因此格外戒慎恐懼,邱國正如此,同樣擔任過參謀總長的李喜明亦乎如此,他被問到面對現今緊張的兩岸情勢,在地緣政治下,台灣如何自處?地緣政治特性為何?李喜明最近在風傳媒十週年論壇直說,大國不容許周邊有威脅性的敵對國家,大國的國家利益也高於國際關係的價值觀,而大國可以任意行事,小國只能明智適應。

台灣的政府及一些民眾認為美國必定馳援台灣,所以可以有恃無恐,但李喜明指出,中共軍事發展同樣非常快速,2023年中國海軍的船已經到了370艘,美國只有220艘,而且中共可以只針對台海這區域,美國則要針對全世界,而且現在中共先進的造艦也不輸美國,已經成了世界第一大海軍;在空軍部分,中國戰機的數量也超過美國,只不過在品質上,美國還占有一點優勢。

另一方面,美國向來獨大,對台海都是採取「戰略模糊」政策,這對中國而言,就是不准片面用武力改變狀況;對台灣來說,則是不准隨便宣布獨立,至於產生的危機,會不會來援助,則是模糊狀況。中共則把台灣問題視為「核心利益」,沒有妥協的餘地,「反獨促統」則是中共對台政策的基石;重要的是,中共認定東升西降,則是保持「戰略耐心」,只要解決美國干預問題,台灣的問題就不是問題;軍事上,中共還加強A2/AD,並同步加強核子能力,以此壓制美國介入。這些都是活生生的事實,政府文官怯於告知,反而是將領們明說了。

台灣現在最需要的是民眾充分了解兩岸關係實情,以及造成這種惡劣關係的真實原因,進而在準確的認知下知所該為。也就是「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只有充分知悉實況,民眾才真正可「使」,也就是知道應該怎麼辦,按正確的認知與合理的規矩自由發揮;如果百姓疑惑而不知道該怎麼辦,政府就應像邱國正、李喜明那樣,告知實情,設法引導、教化,讓民眾知道該怎麼遠禍求福。

【圖片為文章示意圖】

ment,'script','//www.google-analytics.com/analytics.js','ga'); ga('create', 'UA-35937129-1', 'auto'); ga('send', 'pag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