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水扁入黨、出獄無望

2013-08-26 3478

不過是今年四月,整個綠營在陳水扁移監台中培德醫院時,「保外就醫」、「在家看護」喊得震天響,彷彿是「今

不過是今年四月,整個綠營在陳水扁移監台中培德醫院時,「保外就醫」、「在家看護」喊得震天響,彷彿是「今天不放扁•明天拆政府」。但殘酷的是,所謂的「救扁」,現在已經被證明不過是應付一邊一國的台詞;因為,如果民進黨真有心救扁,又怎會無限期擱置扁的再入黨申請案?

換言之,在馬英九缺乏足夠政治能量、民進黨虛應了事的情勢下,未來三年,扁是絕對不可能有重見天日的一天。

在今年五二O,馬英九連任屆滿五周年之際,《美麗島電子報》董事長許信良與我,就一致對朝野呼籲,站在憲政體制高度上,應當設法特赦陳水扁;但由於過去扁確實向全國人民承認做了法律不允許的事情,相同理由直到今天都未曾消失,所以民進黨如果無法證明扁無罪,就不該恢復扁的黨籍。

幾天後,當民進黨全代會壟罩在阿扁入黨議題時,蔡英文選擇展現近年來綠營天王罕見的高度道德良知,呼籲陳水扁自己要多做努力,讓社會能夠重新接受、認同與同情他的處境。可想而知,講真話的結果,就是引來挺扁支持者的反撲。

必須說,在馬英九極需與在野黨和解、綠營內部湧現檢討扁評價的時刻,就是民進黨出手處理扁問題的難得時機。只是,掌握黨機器的蘇貞昌,既想討好中間選民,又怕得罪深綠群眾,終而無法擺脫謹小慎微又「只顧自己」的性格缺陷,不敢大力拒絕,選擇以曖昧含糊的方式,將扁的入黨問題往後丟給再入黨審查小組,以為頭過身就過,結果卻是把感冒小病拖成大病。

為何這樣說?

第一,馬英九在五二O當時的民調似乎已墜到谷底,但在過去三個月,政府接連遭遇洪仲丘枉死、強拆大埔民宅等爭議,內政頻失火,公民力量反彈,讓馬的領導力繼續向下探底,政治能量的存續,幾乎只能仰賴「鐵桿深藍」的無條件支持。

所以,已經出現跛腳跡象的馬政權,難道還會自不識相的對扁展現一絲善意?如果真要這樣做,就必然觸怒僅存的支持者,準備跛腳變全殘。

第二,當馬英九在處理扁議題必須往深藍靠攏的同時,民進黨卻選擇以無限期技術性杯葛,掩飾拒絕扁入黨的事實。這點,看在藍營眼裡,難道不會暗自竊笑,因為民進黨連「家」都不讓阿扁回了,他們又何必自捅特赦或保外就醫的馬蜂窩?

第三,當蘇貞昌選擇把燙手山芋交給再入黨審查小組,自己卻不願對此發表任何清楚態度時,這種該承擔卻不承擔、該負責卻不負責、該當家作主卻不做主的懦弱行徑,看在謝系的小組召集人管碧玲眼裡會作何感想?

更遑論其他成員,包括邱議瑩、陳亭妃等人,更是私下抱怨連連,不解為何會被黨主席推入這個「屎缺」。所以,當所有人都無意解決扁入黨問題時,「出國沒空」自然都可以成為會議遲遲無法召開的理由。

第四,也是最重要的,當兩岸簽訂服務貿易協議後,民進黨已從此確立全面反抗的作戰態勢;尤其,隨著二O一四年七合一選舉到來,藍綠對立只會有增不減,朝野和解無望,又豈能奢望彼此共同處理扁議題?

因此,在民進黨沒有意願、沒有能力,而國民黨也「樂見其成」的大環境中,特赦陳水扁或是保外就醫,確定不可能在馬英九任內被正視、討論。

所以這也能解釋,為何近日來,扁會接連傳出自殺、摔杯,甚至透過台灣社副社長張葉森放話組黨。原因,就出在政治敏感度異於常人的他,早就嗅到出獄無望的氛圍,才不得不做出一連近乎於弱者悲鳴的反應。

問題是,無論一邊一國是否逐漸式微,他們終究是把持了綠營內部特定理念的空間;力量雖小,也或許成就不了偉大事業,但只要存在一天,就永遠有辦法讓整個黨不得不受之牽制。

至於民進黨要隱隱作痛到何時?又或者朝野何時才能坐下來共解扁的未來?至少,在蘇貞昌當家不做事的日子裡,暫時還看不到終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