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沒了志氣,團體又怎麼可能不散?

2024-01-30 76893

朱立倫所有的話都是反的,嘴上說「改革已現曙光、團結已經凝聚」,其實毫無任何改革的想法,內鬥和角力卻已經上演;所謂的「休灰了志氣、莫散了團體」,其實正凸顯了國民黨上下毫無志氣,既打不過民進黨,也不敢得罪民眾黨,把第一大黨做成第一小黨的姿態。

單厚之/評論

1月13日的總統立委大選,民進黨贏了總統、輸了國會,國民黨輸了總統卻成為國會第一大黨,兩黨各有輸贏;民眾黨柯文哲得到了369萬票、不分區席次從5席成長為8席是最大贏家。但從選後的民調來看,民進黨才是最大的贏家,而國民黨則是最大的輸家。
《美麗島電子報》最新公布的「2024年1月國政民調」顯示,無論蔡英文總統的信任度、滿意度、行政院長陳建仁的滿意度、民進黨的好感度,所有與綠營相關的正面評價全部上升、負面評價全面下降;而國民黨的好感度則是大幅下跌、反感大幅提昇。

「1月國政民調」蔡總統的信任度比「2023年12月國政民調」上升8.6%、為52.7%,不信任下跌7.7%、為40.4%,蔡總統的滿意度也上升5.7%、為51.6%,反感下降5.0%、為44.9%,蔡英文的信任度、滿意度都脫離大選前3個月,民眾不信任、不滿意高於信任和滿意的局面。

陳建仁的滿意度上升3.3%、為44.2%,不滿意下降3.4%、為35.1%,滿意高過不滿意9.1%,也脫離選前3個月兩者差距僅在誤差範圍內的情況。而民進黨的好感度也增加4.4%、為46.1%、反感減少3.9%、為45.2%,民眾對民進黨的好感超過反感,大致回到去年8月的水準(「2023年8月國政民調」賴清德的支持度高達42.5%、柯文哲21.1%、侯友宜僅17.0%)。

雖然賴清德贏了總統、輸了國會,票數比4年前的蔡英文少了258萬票,也不能像蔡英文一樣完全執政,但民眾對民進黨明顯相對肯定。

反觀國民黨,在去年12月民眾黨對國民黨的好感度達43.0%,創下國政民調2017年2月啟動以來的新高,結果選後(以下皆指2024年1月國政民調)好感度暴跌10.1%、為32.9%,反感暴增8.9%、為52.2%。國民黨雖然成為國會最大黨,卻又變成民眾最不喜歡、最討厭的政黨。
從藍綠政治板塊來看,泛藍的G1~G3比選前(以下皆指2023年12月國政民調)大幅減少了11.1%,為31.4%,其中深藍的G1就減少了13.6%、G2增加2.2%、G3微增0.3%;而自認為是泛藍的民眾也比選前減少了9.1%、剩下22.9%,自認國民黨少了9.8%、剩下18.9%。雖然國民黨選後自認是「失之東隅、收之桑榆」,但深藍的支持顯然並不買單。泛藍支持者對國民黨有好感的比例,也從選前的90.9%,驟降為75.8%。

相反的,泛綠的G7~G9則比上月小幅增加0.9%、為38.0%,深綠的G1雖然小幅下降,但G2、G3都有成長,自認泛綠的民眾也僅微幅減少0.4%、為34.6%。泛綠支持者對民進黨有好感的比例,也僅從選前的95.0%,微降為93.3%。
選前自認民眾黨支持者的比例是13.5%,1月微增為14.4%,全體民眾對民眾黨的好感度小幅增加1%,反感則增加了4.1%、為49.6%,是2020年8月調查以來的新高;民眾黨的反感度也超越了民進黨,僅比國民黨少了2.6%,好感比民進黨少了近10%,只比國民黨高了3.5%。而民眾黨支持者對民眾黨有好感的比例則從選前的96.8%降為91.2%。民眾黨雖然是大選的唯一贏家,但在民眾的觀感上,其實也是變差的。

藍綠之間的大幅消長,其實和2020年國民黨敗選之後的情況非常類似。當年因為農曆春節正好在1月底,所以並沒有做1月國政民調,選後第一次的2020年2月國政民調和前一年12月國政民調相比,綠營所有正面指標都有12%的成長、負向指標則下降10%左右,蔡總統的信任度、滿意度、行政院長蘇貞昌的滿意度都超過6成,負向指標則在3成左右。

當時民進黨的好感度上升了3.6%、反感下降9.3%,G7~G9的泛綠增加2.0%、為46.2%,自認泛綠支持者增加3.7%、達39.8%。

而2020年大選前基期已經很低的國民黨,好感度降了5.1%、為23.6%,反感增加1.3%、達58.8%,G1~G3的泛藍也大降了9.7%、僅剩17.0%,自認泛藍的民眾降了5.9%、僅剩18.1%。泛藍支持者對國民黨有好感的比例,也從前一年12月的70.9%降為63.6%。

2020年韓國瑜帶著國民黨全黨輸到脫褲子,總統大輸265萬票、立委僅比2016年微增3席到38席,剛好跨過立法院1/3的門檻,藍軍支持者不僅不滿國民黨的提名失策、任性妄為、毫無章法,對於國民黨的戰力也毫無信心,完全看不到任何的曙光,國民黨的滿意度、政治板塊破底,一點都不令人意外。

而今年的國民黨依舊提名失策、進退失據、選舉毫無章法,只是因為選民對民進黨太過不滿,所以不得不給國民黨的立委一個機會,讓國民黨很多年輕的立委候選人,低空掠過當選的門檻,但國民黨立委整體的得票率,其實並沒有怎麼成長。

但選後的國民黨不僅完全沒有任何檢討、改革的跡象,還把國會最大黨、年輕人能勝選都當成是選民對國民黨的機會和肯定。主帥侯友宜嘴上說敗選都是自己的責任、所有的不滿都「概括承受」,但其實是口惠而實不至,除了「努力不夠」再無任何檢討,就轉頭回去繼續當自己的新北市長,彷彿一切船過水無痕,也不需要給支持者更多的交代。

國民黨主席朱立倫敗選第一時間說「距離中華民國撥亂反正,只差最後一哩路」,絕口不提自己的責任;隔幾天又說「改革已現曙光、團結已經凝聚」,還說自己決定繼續承擔、任毀任謗,「不是容易的決定」。然後就這樣「忍辱負重」的繼續做黨主席,還要大家「休灰了志氣、莫散了團體」。

而韓國瑜和國民黨的立法委員們,一邊看著柯文哲和民眾黨的臉色,一邊忙著爭奪院長、副院長、總召的位置,每個人都忙著搶資源、找舞台,什麼檢討、什麼改革都拋諸腦後,更遑論思考國民黨未來的定位、路線和走向。明明兩年之後就要再次面對民眾黨的挑戰和要脅,全黨上下卻完全沒有任何的討論;對於未來的領導中心和權力組成,也看不到任何的布局,藍軍支持者又怎麼可能抱持任何的希望,一般民眾又怎麼可能對目光如豆的國民黨有任何的好感?

朱立倫所有的話都是反的,嘴上說「改革已現曙光、團結已經凝聚」,其實毫無任何改革的想法,內鬥和角力卻已經上演;所謂的「休灰了志氣、莫散了團體」,其實正凸顯了國民黨上下毫無志氣,既打不過民進黨,也不敢得罪民眾黨,把第一大黨做成第一小黨的姿態。如此毫無志氣的國民黨,團體又怎麼可能不散?支持者灰心、疑慮,政治版圖崩壞,也是極為自然之事。

【圖片為文章示意圖,資料照】

ment,'script','//www.google-analytics.com/analytics.js','ga'); ga('create', 'UA-35937129-1', 'auto'); ga('send', 'pagevi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