癱瘓的華府

2017-07-13 8083

美國對政治失去信心,並非始於川普。數十年來,美國人的抱怨,多圍繞在華府的僵局,以及遊說人士影響力的增長;遊說人士大多財力雄厚。

川普當選的原意,是為了扭轉華府癱瘓的局面;結果反倒加重美國的問題

7月4日,應該是美國人團結的日子。也應該是為了慶祝當年13個年輕的殖民地、團結起來對抗英國,開始民選政府的日子。但是甫過去的7月4日,美國人卻被相互的不理解撕裂:共和黨和民主黨、工廠員工和大學學生、鄉下人和城市人。接著是總統川普(Donald Trump),不僅是美國分裂的症狀,也是原因。

川普得勢,部分是因為他為某些美國人發聲,某些認為現有機制不利於己的美國人。川普保證,將揪出華府政治菁英,和愚笨、只顧私利的遊說人士,以改革美國政治。

他的方式卻不管用。執政5個月來,川普帶來的政治文化,毒性更勝以往。他的核心選民,忠誠度超乎想像。許多商界人士仍然相信,川普將帶來減稅,以及放寬金融管制。但是他們樂觀的基礎,卻是前所未有的搖搖欲墜。川普的任期,已因判斷差勁和錯失良機,而蒙上塵埃。聯邦政府已經顯出徵兆。遲早,傷害將越過華府,殃及經濟。

從大西洋岸至太平洋岸

美國對政治失去信心,並非始於川普。數十年來,美國人的抱怨,多圍繞在華府的僵局,以及遊說人士影響力的增長;遊說人士大多財力雄厚。政治理論家福山(Francis Fukuyama)將這種衰敗,歸咎於美國的「否決政治」(vetocracy),就是利益競爭與政治責任糾結在一起,導致任何偉大的改革,都成為不可能。福山還表示,當世界改變,而聯邦政府無法因應這種改變,選民的失望,只會增加。(譯按:否決政治:根據人民網(人民日報)專文評論,美國政治制度有一個獨特的現象,即立法或決策的過程中有著眾多的否決點(veto point)。基於權力分立和制衡的原則,在聯邦政府層面,總統、國會和最高法院之間存在著復雜的相互否決關系,國會兩院,乃至國內各委員會或小組也都手握不同層次的否決權。在聯邦權與州權之間也仍存在著明確的權力劃分。因而,一項議案要通過布滿否決點的險灘而成為法律,主要依賴的不是大多數人的支持,而是能否成功避免少數人的反對。由此,議員和政治家們花在算人頭、拉幫派、說服收買反對者上的工夫遠多於立法調研、聽取民意和進行更科學的政策設計。不滿於這種情況,一些學者批評美國這種制度為「否決政治」。)

川普更為這類的不信任,火上加油。他確實正確地指出,美國哪些地方需要改革,但是他卻搞砸了—部分可能得歸咎於,管束不良的自我。以稅務為例,沒有人會懷疑美國的稅法是一團亂,充斥著漏洞與複雜。但是川普的稅改顯示出,替富人減稅,將使這部稅法更加混亂。另外是健保。與其說是為了改革歐記健保(Obamacare),共和黨其實正汲汲通過一部新法,將使川普的支持者更病更窮。

美國的政府機關是脆弱的。白宮的抱怨正好掐中要點,針對的是美國功能重疊且互相競爭的機構,在前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執政之下,有著過多的繁文縟節。但是白宮再度搞砸;它試圖改革美國這個「行政國」(administrative state),反而破壞了政府賴以運作的機制。川普的敵意,傷害了法院、情報服務、州政府以及美國的環境監督人員。他想要大幅度刪減預算,卻沒有履行其總統提名權。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就指出,562個重要的職位當中,有390個尚未獲得提名。

川普的行事,已經造成很大的傷害,但是他執行的方式,傷害也不小。總統大選選舉期間,他矢言要打擊特殊利益。但是解決之道卻令人傻眼—僱用富豪級的商界人士,因其富裕之程度使得遊說人士難以收買。再看看川普本人便知道了:他誠意不足地想要解開自身和家族事業的關係,但這糾結從何開始,從何結束,卻讓人不解。他曾承諾要成為媒合者(dealmaker),但是他衝動行事,任意貶低對手,加上如迷霧般的通俄門,降低了他跨黨合作的機會。他也不尊重專業;例如國會預算局(the 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對共和黨健保改革評估不佳,川普卻攻擊該局,此舉只會使得華府的判斷,變得更加偏頗。更重要的是,川普忽視真相,這傷害了跨黨協議的基礎。若無法就事實同意,剩下的就只是彼此愚昧的衝突。

廣布自由

樂觀的人說,美國的多元、財富、以及所蘊含的人類智慧與復甦的能力,應能安然面對這一切。川普並非美國有史以來第一位的糟糕總統,而且他可能最多執政4年。按照現有聯邦系統,各州和各大城市,在政府失能的情況下,應能成為希望和力量的象徵。美國經濟看來正在起步,股市來到史上新高。在全球科技和金融方面,美國也居領先地位。而其石油和天然氣業者的影響力,也來到自1970年代以來的新高。

這些都是美國的強項,但也只能稍微減輕華府所造成的傷害。健保改革將影響美國6分之1的經濟,懷疑和不信任侵蝕了一切。倘若最能幹的美國人不願意服公職,行政體系將承擔後果。除此之外,一位糟糕的總統也增加了機會成本。獨佔企業的勢力如日中天,而在自動化和人工智慧即將改變工作的本質之時,學校教育和訓練卻不符期待。如果讓川普執政8年—雖然批評的聲音不斷,但連任卻是可能的—華府將陷入癱瘓和無能,代價將難以想像。

從對外政策便可看出危機。在相信華府政治菁英出賣美國的前提之下,川普正對美國的領導地位做出難以彌補的傷害。跨太平洋夥伴協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本能鞏固美國對亞洲自由貿易的概念,及支撐其軍事同盟,但川普予以撤銷。他還退出巴黎氣候協定(the Paris climate accord),顯示了他眼中的世界,並非國與國合作解決問題的平台,而是一個國家之間相互競爭的競技場。他錯誤的決策訂定,以及與獨裁者的友好,逼的美國盟友不禁試想,若危機發生,是否能依靠川普。

7月4日,讓所有人憶起美國是一個不斷革新的國家;老羅斯福(Theodore Roosevelt)所開創之現代、專業的國家、羅斯福新政(FDR’s New Deal),以及雷根革命(the Reagan Revolution)促使美國不斷重生。原則上,若要川普擁抱兩黨合作,以及著手真正重要的議題,現在還不算太晚,實際上,再清楚也不過的是,川普不可能帶來這樣的革新。因此這個任務,將落在下一任肩上。(譯按:雷根革命是指前美國總統雷根(Ronald Reagan)在經濟政策外交政策的重大變革。)

【此文為編譯文章,原文7月1日刊登於英國《經濟學人》雜誌,文章標題為 Donald Trump’s Washington is paralysed。】
原文出處【圖片為資料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