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南霸天,真霸!

2017-12-27 16547

過去主跑民進黨新聞與陳菊相熟的資深記者認為,陳菊曾因「美麗島事件」入獄,因此防衛心比較重;而她的個性愛恨分明,所以有仇必報,才惹出這些是非;而另一位從黨外時期開始記錄民主運動進程的影像工作者訝異,過去唯有國民黨大老在退休後擇天下文化出版回憶錄,這麼這會兒連菊姐也學郝柏村一樣,「無愧」了起來?

黃光芹/評論

若2017年的陳菊,肯認真面對2006年的陳菊,則最近的新書《花媽心內話》,就不會引起那麼大的爭議。

對於作者《天下雜誌》副總主筆林倖妃,以「南霸天」定位陳菊,她顯然是欣然接受。她似乎忘了,今日之霸,在11年前,還是吳下阿蒙,有著昨日之虧。

帳本人人有,並非只有陳菊一本。當她跟前行政院長謝長廷大翻「被請辭」勞委會主委,以及2006年被攔阻選高雄市長等舊帳,並且評價剛接手的高雄市是「一片荒蕪」時,她怎麼不記得,在陳水扁之後,她也曾在謝長廷的高市府小內閣中,擔任過兩年的社會局長?

謝長廷手上也有一本帳本,是否也該算算,多年前在「菊之鄉」的一場聚會中,陳菊如何發揮一槌定音的效果,令新潮流系倒戈挺扁,就此開展了綿延四分之一世紀的「長扁之爭」?

當陳菊專注在2005年「高捷案」爆發時,她的請辭案為何提前曝光?她的遺缺又為何由李應元擔任,也不小心洩漏心機─當時她有多麼不甘願、也沒有想要真正體現責任政治。

同樣情形,也發生在「高雄氣爆案」。她才說:「距離高雄市長選舉不過三、四個月,我心裡有些準備,我不選或落選都是應該的,因為這個災難太大了。」、「這有可能是我的政治生命的終結。」但在下一章,作者文風卻逆轉,寫道:「我(陳菊)是民選的首長,必須面對,不能辭職。」到底哪一個才是陳菊?是戀棧的那個、還是不戀棧的那個?

陳菊這種「選民少不了我」、「唯有我足堪大任」的模式,一旦確立之後,她的副市長們也有樣學樣。陳金德請辭中油董事長後沒多久,隨即坐上官派宜蘭縣代理縣長的寶座,就等著沐猴而冠當大王。誰敢、誰霸,誰鬥贏、就是誰的!

陳菊拉弓射向謝長廷,或許不費吹灰之力;但是要將矛頭對準葉菊蘭,可能需要勇氣。她在書中口口聲聲定位,葉菊蘭是她的「好姊妹」,但在字裡行間,卻不忘拆她的台。若非她出版新書揭露,否則外界不會知道,葉菊蘭在2006年,其實因為未繳民進黨「公職人員分攤金」,遭到停權。基本上,連跟她角逐初選的資格都沒有,更遑論民進黨高層看好她,還將她列為高雄市長勝選的「方程式」?

陳菊在新書中點名的幾位要角,都一一發了話,葉菊蘭也不例外。她除了請幕僚表達當時並無參選意願外;另一位當時投身陳菊競選陣營的人士也透露,葉菊蘭在選前倒數計時,曾幫陳菊站台,上台之前,突然接獲電話告知,有學童在校外發生車禍,她必須趕往處理。匆忙之間,葉菊蘭還是拿起麥克風,大聲疾呼:請支持陳菊!

陳菊在書中,也一一細數與楊秋興之間,過往難得的姊弟情誼;可是,當打起「落水狗」來時,她也毫不手軟。書中記載,她與楊秋興的兩次肉搏戰,自己如何將他扳倒;而當第二次選票開出來,楊的票數有多難看;加上,他竟投靠國民黨,無異自毀長城。所有的口誅筆伐,對一位失勢的政治人物來說,形同「鞭屍」!

陳菊對陳其邁未具名的暗諷,也有失公允。第一,若只因為陳哲男曾經在李登輝主政時期,身為國民黨員,就因此將陳其邁一併打入「變色龍」之林,則日後她在面對李登輝、陳明文和張花冠等人時,將如何自處?其次,陳菊若真對政治變色龍這麼深惡痛絕,則早該將心內話一吐為快,則陳其邁不必草草結束自我放逐的歲月,回台為她助選。相對來說,陳菊在關鍵時刻,接受主持人鄭弘儀專訪,影射陳哲男為「高捷案」背後的有力人士,陳氏父女因此倒戈楊秋興,豈不剛剛好?哪有非得以德報怨的道理?

陳菊今日靠在陳前總統身邊,儼然成為挺扁大將;對照2006年她與新潮流系,分析扁家對選戰具備某種程度的殺傷力;而選前最為關鍵的一場選舉造勢活動─「愛河手牽手」,陳致中兼程返國為陳菊輔選,新潮流系還一度考慮,不要讓他站上造勢台去。有關這一段,陳菊在《花媽心內話》一書中,顯然未完全吐實。

那場盛大的造勢活動,主持人之一是管碧玲。陳菊這次出書,號稱是卸任前的封官之作,為回顧她11年的施政。誰都知道,現在不過2017年12月,距離陳菊真正卸任,足足還有一年之久。很顯然,「陳菊舞劍,意在初選」。從打開書、到最後看完劉世芳專章闔上書,只要有陳菊的地方、就有劉世芳的特殊著墨。她們一個市長、一個副市長,一個扮白臉、一個扮黑臉,本就是命運共同體,也互為表裡;但民進黨高雄市長初選刻正如火如荼地進行中,陳菊將劉世芳定位為「對的人、做對的事」,非但不如前台南市長賴清德的客觀中立,她一面倒地推銷劉世芳,連劉所領養的原住民養子,都成為她吹捧劉世芳的題材,也難怪她視劉世芳選戰中的敵人─陳其邁與管碧玲,為自己的敵人。 

排資論輩,2006年的管碧玲未必不如陳菊,她在同年1月表態參選,本有其正當性。最後,要不是她有自知之明,就是被協調勸退,否則管碧玲有何必要,要在初選在即前停止競選,而選後非要幫陳菊搖旗吶喊?

陳菊新書引發爭議之後,她曾經禮貌性地對幾位當事人致歉;管碧玲打蛇隨棍上,呼籲菊姐不妨考慮修正謬誤之處後再版;未料陳菊的回馬槍竟是,於日前召開「零負債」記者會,讓官員違反行政中立,人人頭上頂一本書。她忙著為出版社促銷都來不及了,哪還管得了妳管碧玲!

過去主跑民進黨新聞與陳菊相熟的資深記者認為,陳菊曾因「美麗島事件」入獄,因此防衛心比較重;而她的個性愛恨分明,所以有仇必報,才惹出這些是非;而另一位從黨外時期開始記錄民主運動進程的影像工作者訝異,過去唯有國民黨大老在退休後擇天下文化出版回憶錄,這麼這會兒連菊姐也學郝柏村一樣,「無愧」了起來?

接下來恐怕神經得要繃緊的,是兼任民進黨主席的蔡英文總統,別光顧著幫陳菊寫序,未來妳的黨主席寶座是否坐得穩,還得端看妳有沒有端看菊姐的新書?

【圖片為資料照,圖片來源:中央社】